第十二章 姐妹花


    啟靈殿是五曜界各個門派必備的大殿,里頭的東西其實很單一,只有一座【啟靈法壇】。

     按照規矩,像丹青門這個級別的宗門,啟靈是每三個月一次,統一進行,并不會說是一有新人入門,就帶來啟靈殿進行啟靈。

     主要目的是覺得麻煩,以及……省錢。

     是的,每次啟靈,都要催動啟靈法壇,這玩意可以理解為一款電器,運轉的時候其實也沒有很費電,但開機的時候特別費電!

     丹青門好歹是青曜一脈的十二門之一,每三月進行一次啟靈,其實已經算得上是財大氣粗了,還是特別粗的那種。

     像一些小門小派,可能一兩年都不會搞上一次。

     有的宗門,還要弟子們自費啟靈……

     沒辦法,在靈石方面,大宗門都是洞天福地被塞得滿滿的,都要溢出來了,而小宗門大多內庫空虛。

     光是這一點,其實就將宗門與宗門間的差距不斷拉大了。

     丹青門距離上一次的啟靈,才過去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。

     不過季知秋作為丹青門的供奉,每年都有一次啟動啟靈法壇的權利,這項權利,長老們一年可用三次,掌門則是五次,算是門派管理層的特權。

     在季知秋的認知里,一名優秀的夫君,要懂得為夫人省錢。

     因此,他這項權利從來沒有使用過,反正…….他又不收徒。

     你們啥時候啟靈,與本座何干?

     但這次就不一樣了,這次是要給夫人一個驚喜!

     順帶著……自己裝個逼。

     這可是玄陰真體,哪怕他不動用這一項特權,別的長老也會搶著動用的。

     路離與顧寒露隨著季知秋來到了啟靈殿外,路離面色如常,顧寒露卻越來越緊張了。

     她突然意識到,自己好像是今天的主角?

     這讓她站著的時候雙腿緊繃,兩條又長又直的腿并攏地很緊,嚴絲合縫。

     七道流光從空中劃過,來者正是丹青門的女掌門及六位長老。

     七人里,四女三男。

     這一路上,路離就有在觀察丹青門。若是把丹青門比作一所大學的話,那么,恭喜自己,這所大學陰盛陽衰,男女比例明顯不平衡!

     女弟子也太多了吧!臥槽!

     路離前世的大學,屬于狼多肉少型,男女比例7:3。

 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還有不少與他一樣的狗男人腳踩兩只船,甚至是三只四只,導致旱的旱死,澇的澇死。

     丹青門女人眾多的原因,其實很簡單。

     ——青曜是女的!

     因此,不管是青曜還是青曜座下的一眾半神的法相,都對于女性更為青睞。

     啟靈都因性別而產生待遇差異,果然男女平等,任重道遠啊!

     但對于路離來說,他真是愛慘了這個丹青門了。

     歸屬感一下子就來了!

     “以后這里就是我的家了!”路離感慨著。

     他暗中環視了一下丹青門的這七位高層人物,站在最中間的,想必就是丹青門掌門,季知秋的夫人了。

     她叫李墨寒。

     李墨寒生得極美,但卻美若寒霜,有股上位者的不怒自威,像極了大公司里的女強人。

     至于身材方面,可以說是分不清前胸與后背,超平的。

     她的氣質是偏孤傲這一類的,再加上這特殊的身材,感覺由內而外都透露出了對男人們的不屑一顧——你們越喜歡什么,老娘身上越不長什么!

     用當下比較流行的話說,那就是這個姐姐超A的!

     而她身邊的另外三位女長老,則風格不一。

     尤其是站在她旁邊的那位,在軒然大波這方面,與掌門李墨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 “此女低頭定看不見自己的腳尖。”路離在心中做出了評價,又大又挺的柔軟胸肌,肯定是要擋視線的。

     最神奇的是,此女雖不知年歲幾何,但長相童顏,是很鮮嫩的那種類型。

     她的眼眸很大很亮,臉也略帶肉感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的嬰兒肥都沒有完全褪去。

     而且不知為何,路離在她身上感覺到了很明顯的嬌憨感,或者說是天然呆。

     這不,一到啟靈殿,她便大聲地對季知秋道:“哪呢?姐夫,哪個是你帶回來的玄陰真體?”

     “姐……姐夫?”路離愣了愣。

     他這時候才仔細又觀察了一遍,發現這位長老雖然與掌門李墨寒在身材與氣質方面有著天差地別,但五官還是有那么點相似之處的。

     路離一下子不想做季知秋的徒弟了,他想與季知秋成為連襟。

     “墨盈,你不是剛收了幾名弟子嗎,這玄陰真體,我是給你姐姐帶回來的。”季知秋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,眼神從沒在自己的夫人身上移開過。

     “原來叫李墨盈啊。”路離記下了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 一個聲音倒是在此刻響起:“哼!這都還沒啟靈呢,拜師流程也還沒走,就定下歸屬了?”

     這話語里略帶火藥味,說話之人是站在最邊上的另一位女性。

     她身姿高挑婀娜,說話的聲音宛轉悠揚,語調是微微上揚的那種,從內而外都透露出了絲絲媚態,是那種媚態天成的類型。

     她的一顰一笑,任何一個表情,都很勾人。

     而她似乎也不吝于釋放自己的魅力。

     很有那種地球上的夜場女王、養魚達人的調調,視男人如玩物。

     最奇怪的是,男人看到這種婊里婊氣的女人,很多時候往往還會升起征服欲。

     反正路離是不會承認這叫見色起意的。

     “呵,柳楠,你還真是看見什么都要爭一爭,搶一搶。”李墨盈瞪了女子一眼,已經開始為自家姐姐維護還未入門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 而七人中,最后一位女長老面戴一層白色的薄紗,看不清長相,在邊上一言不發,跟旁觀者似的,處處透露著神秘。

     至于那三位雄性長老嘛…….

     ——略。

     李墨寒聽著自家妹妹與長老柳楠的爭吵,眉頭微微一皺,冷聲道:“好了,別吵了!”

     說完,她看了季知秋一眼,眼神瞬間柔和了一些,道:“知秋,哪個是玄陰真體?”

     季知秋向后退了一步,然后輕輕地拍了拍顧寒露的肩膀。

     “她叫顧寒露,是我回來的路上偶然感知到的,便帶了回來。”季知秋道。

     說完,他看了路離一眼,一時之間不知該怎么介紹這個小子。

     因為他的身份太特殊了,這位萬眾矚目的玄陰真體,還是他的童養媳。

     讓他意外的是,路離自顧自的就上前一步,然后大大方方地開口道:“弟子路離,見過掌門與諸位長老。”

     嘶……這都還未入門,就以弟子自居了?

     不過還別說,這少年生得唇紅齒白,長相當真討喜。

     人的臉,有時候也算是一張名片。反正丹青門的幾位高層們,對路離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。

     與此同時,她們也無一人察覺到路離與顧寒露體內的黑色晶石。

     反倒是這個時候,看著有些嬌憨的李墨盈忍不住開口道:“呀!此子命火將熄!”

     她一開口,所有人的目光又再次匯聚到了路離身上。

     只見少年面色如常,也不知是認命了,還是足夠淡定。

     “心性不錯。”有幾人在心中道。

     李墨寒是雷厲風行的性子,一揮衣袖道:“話不多說了,諸位且隨我一同進入啟靈殿,我們直接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 ……www.brwx.net
如果喜欢《原來當神也不難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