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、怎么賺錢


    黑衣人出現之后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們身上。

     不止是慶塵所在的高二3班,甚至連對面教學樓上都有人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,學生們一個個扒著窗戶朝這邊看來。

     其實也不怪學生們驚訝。

     當慶塵第一次與對方照面的時候,對方給他的壓迫感讓他記憶猶新。

     這種獨特而又鋒利的氣質,在學校里是異常醒目的。

     慶塵始終都將身形藏匿在南庚辰旁邊,不過他多慮了,對方都沒有往自己教室里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 此時慶塵大致有了推斷,能夠讓學校教務處長配合的組織,一定有官方背景,這或多或少的讓人安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 只不過,黑衣人們將劉德柱帶離后,第一節課快下課的時候又將他放了回來。

     一下課,周圍班級的學生全都沖了過去,一大堆人圍著劉德柱問道:“那些黑衣人是誰啊?”

     劉德柱也懵懵的:“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,教務主任石青巖只說讓我配合他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他們找你干嘛?”學生問道。

     “先是讓我登記了家庭住址和聯系方式,還有緊急聯系人的電話,”劉德柱回憶道:“然后告訴我現在不能離開洛城,后面可能要給我們這些穿越者集中訓練一下什么東西,他們現在還在籌備,不確定什么時間能籌備好。”

     “洛城穿越者多嗎?”同學們問道。

     “好像還挺多的,”劉德柱說道。

     “他們找你還有什么其他事情嗎?”

     “奧對了,”劉德柱忽然想起來什么似的:“他們拿著幾張十字路口監控拍下來的照片,問我有沒有見過一個人。照片里的人年紀應該不大,照片是晚上拍的所以有些模糊,對方穿著灰色的衛衣,帶著鴨舌帽,看不清長相。”

     就在其他同學還聽的津津有味時,慶塵卻忽然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 因為劉德柱所描述的人,可不正是他自己嗎?

     “為什么要找他?”同學問道。

     “黑衣人說他也可能是個穿越者,曾出現在另一個穿越者家門口,”劉德柱說道:“對方倒也沒有瞞著,只說這個穿越者有些特殊,反偵察能力很強,不是我這種普通學生能比的。如果見到相貌相似的人,一定要先給黑衣人打電話,自己不要去隨便接觸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默默無語,他沒想到自己給黑衣人們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,或許是對方后來又調取監控,所以確認自己的反偵察行為了。

     只不過,對方為什么要問劉德柱呢?

     還沒等他想明白,就有一個同學問道:“那他們問你這事干嘛?”

     “奧,他們說根據監控錄像追蹤線索,對方的活動區域應該就是這方圓三公里,只不過咱們這一片小區老舊,道路也狹窄老舊,很多地方沒有監控或者壞了,所以線索就斷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心中輕輕松了口氣,對方線索斷掉并不是巧合,而是他當天專門換了一件兩年都沒穿過的衣服,又故意避著監控走。

     看來自己時刻做好準備的努力,并沒有白費。

     劉德柱說道:“也不是只問了我一個人,還問了學校的一些老師,他們懷疑那個穿越者如果還是學生,那很有可能就在咱們學校里,只不過老師們也沒認出來。”

     因為身邊出了個穿越者,洛城外國語學校里傳的沸沸揚揚。

     每節課的課間,都會有人成群結隊的從劉德柱班級門口“假裝路過”。

     其中,還有不少好看的女生在教室外竊竊私語,讓劉德柱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     南庚辰坐在教室里羨慕的看著窗外:“人家穿越過去就到了大佬旁邊,還跟大佬說了話,說不定哪天就成超人了。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?”

     慶塵瞥他了一眼:“羨慕?”

     “你不羨慕嗎?”南庚辰嘀咕道:“之前還說賺大錢請你吃飯來著,現在看樣子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踏踏實實上學唄,還有那么多普通人好好生活呢,也不一定非要成為穿越者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南庚辰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他現在是既不想別人發現自己穿越者的身份,給自己帶來危險,然后少年人的心性又想讓別人羨慕自己。

     所以就在穿越者與普通人的身份之間反復橫跳、掩耳盜鈴。

     快到晚上時,學習委員來找到慶塵和南庚辰:“慶塵,書本費就你倆沒交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說道:“我爸媽不在家,我想晚兩天再交。”

     學習委員點點頭又看向南庚辰:“南庚辰,你的書本費呢?”

     南庚辰不好意思道:“我也晚兩天……”

     學習委員沒說什么走了。

     其實班里人都知道南庚辰和慶塵家庭條件不太好,但大家也不會因此多想什么。

     同學聚會什么的不喊他倆,也不過是知道他們囊中羞澀不會出來而已,倒也沒有看不起的意思。

     高中時代就很勢利眼的學生,比例還是很少的。

     而且慶塵還是學霸,本身學霸在高中時代就帶著一種無敵的光環。

     很多人以為高中生天天在想著:這個同學的家里好有錢,我要跟他玩,那個同學家里好窮,我不跟他玩。

     但事實是,高中生們的心思還沒有那么復雜,大家想的事情大致一樣:是特么誰發明的函數?嗯?讓我看看是誰的選擇題只得了15分,草,是我自己!

     這時慶塵看向南庚辰:“你怎么也沒帶書本費?”

     “我媽被我爸氣的回我姥姥家住了,這錢只能找我爸要啊,”南庚辰嘀咕道。

     “你爸沒給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沒。”

     “他咋說?”

     南庚辰說道:“他讓我把書還給學校……”

     慶塵:“???”

     忽然之間,一個書本費難倒了兩個苦哈哈的穿越少年。

     這也提醒了慶塵,自己該賺錢了。

     他倒是可以繼續用象棋去欺負那幫老大爺,可問題是那也不夠啊,而且大家現在都學聰明不跟他下了。

     所以,還得想想怎么從里世界賺錢才對。

     沒道理守著寶山卻一次次空手而歸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求推薦求月票咯!月票現在非常穩定的在前十了,為了表示感謝,只要繼續穩在前十到月底就加更三章~進前五再加三章~說到做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