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、真與假


    當劉德柱說自己穿越到18號監獄里,并且已經見到了李叔同。

     這句話聽在大家耳朵里就像是:我已經玩了這款游戲的不刪檔內測版,而且已經拿到了這個游戲里的唯一橙武,還獲得了這個游戲里最厲害的隱藏職業。

     只需要一瞬間,劉德柱就成了學生們心中,神一樣的存在。

     慶塵看著大家的反應默默無語,不過這也不關他什么事,沒必要拆穿對方。

     只聽同學們問道:“李叔同長的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 劉德柱想了想回答:“他在監獄里比較特殊,別人都穿囚服,就他一個人穿了那種打太極拳的練功服,我猜他也許是監獄長什么的?身邊還跟著兩個隨從,其中一個瘦瘦的、笑瞇瞇的,另一個則比較魁梧,不茍言笑。”

     “一聽就像是大佬……”同學感慨道。

     “對了,”劉德柱說道:“他還養了一只貓,特別大的那種,兩只耳朵上還豎著毛,看起來像猞猁。”

     大家見劉德柱說的如此詳細,便漸漸的真信了對方所說。

     這時有人問道:“那你從他那里獲得轉職方法了嗎?”

     受何小小的影響,不少學生都在用游戲術語來形容里世界。

     不過,此話一出劉德柱支吾了起來:“想要獲得轉職哪有那么容易,你們也聽何小小說了李叔同不是一般人,想要獲取他的信任肯定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同學們聽了點點頭,這樣才符合常理嘛。

     大家這樣一想,劉德柱能不能獲得轉職機會也不一定啊。

     “但是,”劉德柱馬上補充道:“我既然已經穿越到了18號監獄,那肯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,而且,我已經跟李叔同說過話了!”

     大家的興趣又提了起來:“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劉德柱繼續搪塞:“就是寒暄了幾句……”

     此時,只有慶塵知道劉德柱對李叔同說過什么:給我轉職任務。

     又有同學問:“那你穿越到18號監獄里,是里面的囚犯嗎?會不會很危險很苦?”

     劉德柱說道:“不會,我跟其他的囚犯不太一樣。”

     慶塵知道,對方這說的倒是實話,對方確實和其他囚犯不太一樣,畢竟其他囚犯沒關禁閉。

     聽到這里他轉身回自己教室去了,看樣子很難從對方這里打聽到什么有營養的信息。

     而對方現在之所以這么說,大概便是因為少年人的虛榮心吧。

     有人說,當神明創造人類的時候,他的隨從擔心:您給人類了好奇心、智慧與勇氣,他們會太過強大。

     于是神明想了想回答:那就再給他們一些虛榮與嫉妒。

     慶塵覺得有虛榮心未必是什么壞事,但當下這個環境,暴露自己是穿越者卻是一件非常愚蠢的選擇。

     尤其是聲稱自己認識了里世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 起碼當下根據何小小的攻略來看,李叔同確實是這樣的人物。

     不過,想要從李叔同那里獲得超凡脫俗的方法,并不像攻略里看起來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 要知道慶塵做了這么多努力,也不過是接近而已。

     在同學們的驚呼與艷羨中,慶塵與剛剛趕來湊熱鬧的同學們擦肩而過,他不打算享受這種榮耀,別人的目光與他無關。

     而且,神秘組織恐怕馬上就到。

     上一次對方沒有出現,但這次一定會。

     然而就在他逆行的時候,卻忽然看到人群后方畏畏縮縮的南庚辰正低著頭。

     “南庚辰,”慶塵喊道。

     “啊?誰喊我?”南庚辰抬頭。

     于是慶塵就看到南庚辰整個人都萎靡著。

     “你這是怎么了?”慶塵納悶道:“被誰打了嗎?”

     “沒有沒有,”南庚辰趕緊低下頭搖搖頭:“我就是沒睡好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審視著對方,沒有機械肢體,也沒有其他異常,就是精神不太好。

     他拉著南庚辰回到教室里低聲問道:“這是穿越過去被人折磨了嗎?”

     “穿越?什么穿越?”南庚辰故作迷茫。

     這下慶塵心里犯嘀咕了,他能確定的是對方肯定穿越了。

     只是這貨到底在里世界經歷了什么,才會一改之前的嘚瑟模樣,變成現在這個鳥樣子。

     “你穿越過去都干了啥啊,”慶塵嘀咕道。

     “我沒穿越!誰說我穿越了我跟誰急!”南庚辰說道。

     得,慶塵見問不出什么也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 自己連對方穿越到哪、什么身份都不知道,想幫也幫不成。

     直到快上課的時候,南庚辰才終于小聲說了一句:“我之前不是跟你說,有個穿越者的群?”

     “嗯,對啊你說過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這小子不是什么城府特別深的人,穿越這么大的事情沒人能夠傾訴,肯定還是憋不住的。

     卻聽南庚辰說道:“我是不是給你說,有人賣里世界的襪子?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“那個是假的,”南庚辰說道:“你別管我怎么知道的,反正他不是穿越者,從那邊根本帶不回來襪子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南庚辰接著說道:“我是不是給你說,有個穿越者說過去了可以幫忙聯系富婆?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“這個穿越者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肅然起敬:“!!!”

     他一臉震驚的看著南庚辰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 講道理,就算當初他第一次穿越的時候都沒這么震驚。

     所以,這貨的萎靡狀態,就是因為進去以后,別人幫忙聯系了富婆?

     南庚辰忍不住把話說完后,也意識到說的有點多了,于是趕緊往回找補:“我也是看群里其他人說的,我可不是穿越者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我明白,”慶塵點頭認可了對方的狡辯。

     雙方陷入了良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 慶塵忽然問道:“……給錢多嗎?”

     南庚辰面色大變:“我都說了我不是穿越者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上課鈴聲響起。

     可同學們的注意力并不在剛剛走進教室的老師身上,而是窗外走廊上的……四個黑衣人。

     慶塵用南庚辰的身影遮擋了自己,他默默的看著窗外。

     黑衣人有教務處長陪同著,往隔壁班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 同學們驚訝的交談著,連數學老師都忍不住站在了走廊上打量著。

     唯獨慶塵不驚訝,因為他早就見過這些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