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、再次回歸


    18號監獄內的機械獄警將三名死士尸體抬走了。

     監獄里有一些安靜,所有人都沉默著。

     慶塵坐在餐桌旁邊不知道想著什么,臉色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 這是他第一次感到恐懼,內心里的不安慢慢變成身體上的不適,連帶著剛剛吃下的早飯都無法消化了。

     學校里老師教過他什么是函數,什么是主謂賓。

     家里父母教過他如何用筷子,如何洗衣服,如何照顧自己。

     但大家都沒有教過他,到底什么是死亡。

     這種事情,只有你親眼見過才知道,生命在眼前消散有多么震撼。

     至于自己親眼見到死士咬毒囊自殺的事情,恐怕回到表世界說給別人聽,別人都會覺得他是在編故事吧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看著慶塵問道:“第一次見證死亡?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抿嘴回應。

     “害怕嗎,”李叔同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有一點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“你知道嗎,每個人都有兩次生命,”李叔同笑道:“第二次生命開始于,你意識到生命只有一次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 從那一刻起,你會開始告訴自己時間的重要性,并清楚的意識到,自己曾經虛度了多少時光。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慶塵此刻越是恐懼,反而內心里越發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 他審視著自己的過去,也構思著自己的未來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看著他問道:“這三名死士大概率是沖著我來的,所以你幫我把他們找出來,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,你可以在我這里換一個東西,想換什么?”

     從下象棋開始,李叔同就數次問他想換什么。

     慶塵說道:“我想要一份李氏財團的成員名單。”

     “奇怪,”李叔同說道:“你為何不換我成為超凡者的方法?這世上能讓我欠人情的人并不多,但唯一不怎么珍惜機會的,就只有你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說道:“因為這點小事根本無法與你的秘密價值等同,想要用這種事情換一個超凡脫俗的機會,換不來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笑道:“你不試試怎么知道呢?”

     慶塵繼續說道:“而且,時機成熟了你會自己給我,不用換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笑意越來越濃:“你比我想的要更加聰明,也更加有耐心、懂隱忍。不過你說的沒錯,有些東西不是用來交換的,時機到了自然會得到。雖然你沒見過血這事讓我有些失望,但我仔細想了想,如果你漠視生命,我反而會覺得無趣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他讓林小笑去取了一份李氏成員名單:“我很好奇,你要這個東西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應該不用解釋用途吧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算了算了我不問了,”李叔同哭笑不得的擺了擺手:“這是還你的人情,你想干嘛就干嘛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夜晚,慶塵在牢房里等待著回歸倒計時。

     他原本以為今天林小笑還會來做夢魘測試,結果并沒有等到。

     興許是對方覺得自己已經不受夢魘拘束,所以測試也沒用。

     又或許是,李叔同覺得不用再測試了。

     隱隱中,慶塵感覺到自己距離超凡者的路已經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 倒計時還沒有歸零,他卻直接躺在冰冷的床板上閉眼入睡,與前幾次忐忑的等待回歸不同,此時的慶塵見證過死亡后反而心態越發的平靜。

     待到他再次睜眼的時候,便已經躺在自己行署路的小屋里,窗外傳來鳥雀的鳴叫聲,天也亮了。

     他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白色紋路,倒計時40:20:21.

     看樣子,又是兩天。

     “穿越的過程悄無聲息,連睡覺的人都無法驚醒,”慶塵暗自思忖。

     經歷過緊張的兩天,回到表世界的慶塵忽然感覺松了口氣,輕松許多。

     不過,他此時此刻就已經開始期待著再次穿越了,那里還有更多的機會等著自己。

     他穿好校服準備出門,結果剛開門便看到江雪正領著李彤雲。

     “早啊江雪阿姨,這次穿越……沒事吧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沒事,”江雪笑道:“我正準備送小雲去上學呢,你晚上放學后來家里,我買點魚和排骨,慶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 “慶祝什么?”慶塵納悶。

     “晚上再說吧,到時候你就知道了,”江雪笑著離去,只留下慶塵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路上,慶塵打開手機盯著熱搜,想要看看這次穿越后又有什么新奇事情出現。

     果然,一條熱搜吸引了他的注意:外國新聞報道,暗網上有人販賣情報表示,殺死穿越者并不會繼承穿越機會。

     慶塵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便愣住了,因為這短短幾個字背后,就意味著一條鮮活的生命消逝了。

     現實往往比文字表現出來的更加血腥。

     到學校的時候,他就發現隔壁班又是聚集了一大堆人圍觀著。

     慶塵拉住外圍正湊熱鬧的自己班學習委員虞俊逸問道:“怎么回事,都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虞俊逸解釋道:“之前不是說隔壁班出了個穿越者嗎,叫劉德柱,他剛剛來學校了,大家正問他穿越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愣了一下,他沒想到對方竟然來了學校。

     要知道這貨一進去就被機械獄警帶走了,這次穿越過去的兩天里,他就沒再見過對方。

     按照慶塵的估計,還以為對方會落下什么心理陰影,然后像黃濟先那樣辦理休學,沒想到對方現在正像沒事人似的坐在教室里。

     此時,劉德柱旁邊圍滿了同學,有人大聲問道:“你穿越過去之后出現在哪里了啊?”

     “對啊,穿越過去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 “你怎么沒有機械肢體啊,我看人家好多穿越者都有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真的穿越了嗎,不是開玩笑的吧?”

 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問著,慶塵往前擠了擠,想要聽聽對方后來被機械獄警帶哪里了,又經歷了什么。

     只是,劉德柱好像被問急眼了似的:“我確實穿越了!”

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沒有機械肢體啊?”

     劉德柱梗著脖子:“不是還有好多人沒有機械肢體嗎,而且有機械肢體就是好事?告訴你們,我穿越到18號監獄里,見到李叔同了!”

     教室里突然安靜了一下。

     何小小是一個非常出名的游戲主播,而且在穿越者事件后更是名聲大漲,尤其是在學生群體里。

     所以大家都知道,18號監獄是個非常重要的地方,而李叔同則是里世界中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