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、經歷過痛苦的人生,才會更高等


    林小笑問道:“既然你能抗拒夢魘,為何還要進來?熬過五分鐘不睡你自然就能擺脫夢魘的召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以為你有話要說,所以就來了,”慶塵說道:“這次想要測試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從今天開始就不是測試了,而是老板要我帶你走一段路,”林小笑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帶我走一段路?”慶塵疑惑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“用夢魘給你演化人性,讓你經歷一些苦難,”林小笑說道:“不過你現在如此輕松的就抗拒了夢魘,看樣子以后夢魘也沒用了,得老板親自帶你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這種夢魘跟上次不同,反而更像是老師給學生安排的課程。

     不過這時候林小笑說道:“別想了,老板現在依舊只是欣賞你而已,往后你能不能成老板的學生,還說不準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在羨慕我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“羨慕,”林小笑坦然承認了:“不是誰都能成為老板的學生,起碼我和葉晚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慶塵不解。

     “因為我倆都沒熬過第一關,”林小笑說道:“但老板覺得,你應該能熬過去。”

     “熬過去?”慶塵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林小笑神秘一笑:“那是一條向死而生的路,每一次提升自己都需要走一遭絕境,感受一次痛苦。”

     “那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 “因為老板說你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氣。”

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痛苦,那你為何還要羨慕?”慶塵問。

     “因為那是一條修行之路,擁有無限的潛力,而我和葉晚的上限早已注定,”林小笑有點向往的說道:“那條路雖然痛苦,但你要明白,經歷過痛苦的人生,才會更高等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,而是問了其他的疑惑:“李叔同先生多少歲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問這個干嘛?”林小笑奇怪道。

     “沒事,就問問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他有此一問是因為:如果他來到里世界的時候,表世界的時間相對他而言處于靜止,那么也就是說,他要比尋常人蒼老的更快。

     不是說他身體機能衰老的快,而是他把生命平分給兩個世界了。

     到時候他的同齡人才四十歲,他卻已經是六十多歲的面貌與身體機能了。

     所以他想知道,李叔同那種超越凡俗的能力,是否可以讓人延年益壽。

     林小笑看了他一眼:“你猜猜看?老板的年齡可不好猜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說道:“40歲?”

     “說小了,”林小笑說道。

     “60歲?”

     “不對。”

     “120歲?”

     “停停停,別猜了,再猜把老板猜走了,”林小笑說道:“老板今年52歲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頓時震驚了,要知道李叔同的外貌看起來不過三十五六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 “瞧你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,老板這種人就算活到一百多歲我都不奇怪,”林小笑說道:“我們很小很小的時候就跟著他了,這么多年我都沒見他變過樣子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們為什么跟著他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沒有為什么,我、葉晚,還有許多人,都是孤兒,”林小笑躺在燥熱的沙子上,他將胳膊枕在腦袋下面仰望天空,天色忽然黑了,空氣也沒那么熱了:“你生在慶氏,所以不會明白外面的人生有多么慘烈,成為孤兒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“也許是父母走在路上剛好遇到了社團成員,發生了口角,也許是你剛發了工資被人盯上,也許是工廠里化工材料泄露污染,也許是用神經連接虛擬網絡時被黑客攻擊,反正大家就這么隨隨便便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然后你付不起房產稅,保險公司又拒絕賠付,銀行把你的房子拿走,把你趕到大街上,沒人會管你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個時候你的人生已經灰暗無光,社團想要抓你去當毒騾子運毒,更惡毒的虐待你然后拍攝視頻做成虛擬人生去賣錢。”

     “這種時候有人出現在你面前說‘跟我走吧,我給你一段新的人生’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管他是誰,你都會跟他走的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靜靜的看著林小笑,這一刻他才明白,原來自己的人生與對方的人生相比,那點苦難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“他為什么收養你們?”慶塵好奇道。

     “因為我們是可用之人,”林小笑說道:“他要做的事情,一個人做不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愣了一下,他至今還不知道所謂的騎士組織與黑桃組織的目標是什么,也不知道黑桃要抗衡的龐然大物是什么,是五大公司嗎,還是其他的?

     但李叔同收養林小笑、葉晚他們,明顯是存了利用的心思吧,但林小笑他們好像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 說到這里,林小笑起身:“行了,早點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夢魘散去,慶塵依舊在昏暗的囚室里,躺在冰冷的床板上。

     如今他已經見過李叔同神秘莫測的層次了,那他手里的卡農,是否足夠跟對方換取這打開新世界大門的機會?

     慶塵不確定卡農夠不夠分量,而且他也沒辦法解釋卡農的來源。

     再等等。

     等待和希望,人類的所有智慧都包含在這兩個詞匯里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倒計時24:00:00.

     18號監獄的某個角落里。

     “有人嗎?放我出去啊,為什么把我關在這里!”有人用力的拍打著合金閘門,高聲吶喊著。

     洛城穿越者劉德柱正被關押在一間單獨的囚室里,與尋常囚犯的牢房不同,這房間里竟還有一個監控攝像頭緊緊盯著被關押人員。

     從他找李叔同刷任務后,便被關在了這個隱匿的角落,再也無人問津。

     這里沒有時間的概念,也看不到日出日落,劉德柱只能依靠機器人的送飯時間來判斷,外面現在是幾點了。

     他拍打合金閘門的聲音越來越小,直到自己沒有力氣,嗓子也有點啞了才停下來。

     這座監獄好像就只剩下他自己似的,沒人回應他的請求與憤怒。

     劉德柱想不明白,別人在里世界都過的風生水起,又是機械肢體又是社團成員啥的,怎么到自己這里就變成了這樣?

     而且自己來之前還剛跟同學們吹過牛,說自己是穿越者。

     等24小時后回表世界了,自己該怎么跟同學們說?

     同學們問,你在里世界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 自己怎么該怎么開口啊?

     說自己在一個里世界的行政單位里有個鐵飯碗,什么都不用干,每天就有飯吃?

     說自己已經轉職成功?轉職囚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