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、新的夢魘


    混亂過后,囚犯們緩緩起身,數十名機械獄警在整齊的液壓傳動聲里進入廣場,指揮著囚犯們將這里被打翻的一切都重新收拾干凈。

     餐廳里,郭虎禪就在不遠處的地上盤坐著,仿佛老僧入定了一般。

     林小笑看著滿地的黑色橡膠彈感慨道:“神仙打架凡人遭殃,打架的人倒是屁事沒有,那些沒打架的囚犯倒是真的倒霉,喂,郭虎禪,外面不都傳言你慈悲為懷常做善事嗎,那這些被你連累的人怎么算?”

     郭虎禪眼皮都不抬一下的說道:“你在監獄里跟我說傷及無辜?這里有一個算一個,沒一個是無辜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虛偽,”林小笑瞥了瞥嘴。

     “還有,我強調一下,”郭虎禪睜眼看了林小笑一下:“我不是和尚,別用慈悲為懷這種詞來形容我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他又閉上了眼睛認真調理氣息。

     剛才與李叔同的戰斗里他看起來沒受傷,但現在五臟六腑都著實有些難受,像是被一把火燒過似的生疼。

     眾人見他安靜打坐便不再管了,林小笑給葉晚使了個眼色,頓時,他們身周有一層無形的力場忽然撐開。

     剛剛慶塵便見過這個能力,當鋼鐵蒼穹上下起黑雨的時候,所有落向葉晚的雨點都被這層力場彈開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見慶塵有些疑惑,便笑瞇瞇的解釋道:“放心說話,聲音傳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坐在餐桌旁將大貓攬入懷里,然后對慶塵說道:“早上的時候,我見路廣義在新人儀式的時候審問那些人,是你交代的吧?”

     “是我,”慶塵知道對方已經知曉自己與慶氏的關系,也知道路廣義聽命于自己,便沒在隱藏。

     “為什么要審問他們?”李叔同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想要看看還有什么勢力與我爭奪禁忌物,”慶塵撒謊了,他需要找個合理的理由來解釋自己的行為。

     李叔同點點頭:“我喜歡你的坦誠,不過我看路廣義這次并沒有虐待那些新人,也是你的意思嗎?”

     “是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“可我記得你第一次進來的時候,并沒有幫助其他新人,”李叔同說道。

     “力所能及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笑了笑,沒有對此作出評價。

     如果自身難保,那慶塵會靜靜的看著其他人都死去也不幫忙,這就是他的原則。

     他的人生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,所以早早就學會了自私。

     這是生活賦予他的人生態度,不是他自己選的。

     這時,林小笑忽然朝一旁不遠處的郭虎禪看去……

     慶塵轉頭,赫然看見郭虎禪依舊閉目盤坐在地上,但長長的雙臂卻已經垂在身側。

     只見對方用雙手的食指、中指將整個身體撐起,微微離地。

     然后四根手指像走路似的,一點一點靠近著葉晚的力場……

     這貨明顯是發現坐在那里聽不見眾人的交談,所以想要偷偷靠近一些。

     這讓慶塵有些哭笑不得,一個身高兩米、渾身圖騰的粗獷大漢,前一刻還威猛無匹的大打出手,下一刻卻佯裝盤坐調理氣息,實則想要偷聽別人聊天。

     反差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眾人的目光,郭虎禪面不改色的又用四指將自己挪回了原位,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     這一幕把李叔同都給逗樂了:“行了散了吧,今天沒能下棋有點遺憾,去看書了。”

     林小笑臨走前蹲在郭虎禪面前笑道:“打輸了就老老實實呆著,我們真是不愿意與黑桃結仇,知道你們在荒野上苦哈哈的不容易,但你也別給我們添亂行嗎?”

     郭虎禪抬了抬眼皮:“我又沒輸給你,你這么得意干嘛?”

     林小笑挑了挑眉毛:“你以為我就沒辦法治你?”

     郭虎禪平靜道:“你動我一根頭發試試。”

     林小笑看著對方锃光瓦亮的頭頂:“……?”

     傳聞果然只是傳聞,這郭虎禪和他聽到的完全不一樣啊!

     慶塵沒管這倆人繼續斗嘴,而是轉身去窗口打飯,然后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 他在表世界窮的叮當響,穿越回去兩天就吃了兩天的壓縮餅干,家里倒是有米有面有菜,但沒有肉啊,他買不起肉。

     這里的飯菜雖然也一般,但合成肉好歹也有肉味。

     慶塵內心有點感慨,這里世界的監獄伙食,竟然還比他在表世界時日常吃的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 他埋頭吃飯的時無意間抬頭,忽然發現這18號監獄里的210個攝像頭,竟有四分之一都默默的轉向了他。

     似乎剛剛他在電光火石之間找到射擊死角的事情,引起了某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可他并不清楚這些監控背后的人是誰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與郭虎禪斗完嘴,站起身來把慶塵的餐盤擱到一旁,然后重新拿了一個餐盤去窗口拍了拍,并對里面的機器人說道:“老板交代了,以后給他換真肉,想吃多少就給他多少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愣了一下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 林小笑神秘一笑:“你很快就知道了,這未必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夜晚,慶塵回到牢房正刷牙的時候,忽然感覺一陣困意來襲,他當即察覺到不對勁來。

     不過這一次,他并沒有像上一次一樣直接摔到在地昏睡過去,而是心平氣和的認真漱口,待到他在床板上用舒服的姿勢躺好,才緩緩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夢魘開始。

     夢中,慶塵出現在一片沙漠里,對面沙丘上坐著兩個人。

     這夢魘世界里黃沙漫天,太陽毒辣。

     僅僅幾秒過去,慶塵便感覺自己嘴唇在干澀開裂了。

     對面的其中一人對他哀求道:“慶塵,把你背包里的水給我倆喝一口吧,再不喝我倆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將自己背后的行囊去下打開,里面果然有一瓶水。

     他沒說話。

     對面的人忍耐不住了:“我們也不白喝你的,你自己開個價吧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慶塵耳邊忽然有聲音問道:“面對你的同行者將要渴死,你會怎么開價呢?”

     慶塵冷冷的看著對面之人說道:“我先讓你旁邊的人看著你渴死,然后讓他自己開價。”

     話音一落,對面的人變成了林小笑的模樣,另一人則如泡影般緩緩消散了。

     林小笑無語道:“你還是人?”

     “我本來就知道這是你的夢魘,自然不會升起什么同情心,”慶塵找了個地方舒服的坐下。

     “真是奇了怪了,”林小笑坐在對面說道:“你現在竟然能進入夢魘后始終保持清醒與記憶,那你應該也能抗拒夢魘的召喚了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能,”慶塵簡潔回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