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、世界的中心


    監獄里靜悄悄的,所有人都隱隱猜到,郭虎禪這光頭大漢進來后會和李叔同起摩擦,所以大家都想看看會發生什么。

     此時此刻,郭虎禪順著眾人的目光,直奔李叔同而來。

     他用宏亮的嗓門說道:“咱也不用拐彎抹角了,我這次來就是為了ACE-005號禁忌物,你告訴我它被收容在監獄哪里,我取了就走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拍了拍大貓示意它自己去一邊,然后才溫和笑道:“面對前輩要客氣一點才不容易吃虧啊。”

     郭虎禪渾不在意的說道:“你把ACE-005號禁忌物給我,我自然會對你客氣一些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好奇:“黑桃組織怎么也突然對禁忌物感興趣了,聽你這語氣,我還以為你加入禁忌裁判所了呢。”

     郭虎禪緩緩來到李叔同對面五米遠的地方站定:“我黑桃想要對抗那些龐然大物自然不能放過一切助力,你騎士組織與我們目標殊途同歸,應該明白我們的處境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笑道:“可為什么先來找18號監獄的這只禁忌物呢?”

     “外界傳聞說陳氏財團與你做出約定,只要你能收容鎮壓它,就給你在18號監獄里的絕對自由,而由你李叔同親自收容鎮壓的禁忌物,必然格外強大,”郭虎禪說道。

     “你誤會了,我可沒和陳氏做過什么交易,”李叔同耐心解釋道:“不要因為道聽途說就胡亂做出判斷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默默的聽著,上一次看見禁忌裁判所這五個字,還是在何小小的攻略視頻里。

     而這禁忌裁判所,似乎是專門為禁忌物而存在的。

     他意識到,郭虎禪所說的禁忌物,應該也是自己來尋找的東西,那或許就是自己身處影子之爭的考驗任務。

     這時,郭虎禪再次往前踏了一步:“ACE-005在哪?”

     李叔同搖頭:“我知道,但我不會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 “為什么?”郭虎禪再踏一步,他身上紋身似的圖騰竟仿佛活了起來,瘋狂扭動著的變幻圖案。

     咚的一聲,所有人都感覺到當這一步踏下的時候,連地面都在輕微顫抖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笑了笑:“沒有為什么,因為我還挺喜歡ACE-005的。”

     三千多名囚犯開始騷亂起來,他們在18號監獄里憋悶太久了,隨時隨地都有警衛力量看管著他們,無形的秩序仿佛枷鎖一樣捆綁著所有人,而現在……是久違的混亂。

     鋼鐵蒼穹上的72臺金屬風暴,有36臺因此開始迅速轉動。

     囚犯們驚呼起來,以往怎么也得暴動個半小時,機械警衛控制不住場面之后金屬風暴才會啟動。

     但這次不一樣,還沒等他們暴動起來便直接啟動!

     此時,除卻漩渦中心的李叔同與郭虎禪,只有慶塵心無旁騖的抬頭看著鋼鐵蒼穹。

     混亂中沒人注意到他后撤了幾步,然后轉身走向另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 剎那間,郭虎禪箭步向前一拳砸出,銅鐘似的拳頭瞬間奔向李叔同面門,動若雷霆。

     隨之而動的,是金屬風暴的槍管,一時間36臺冰冷機器開始迸射槍火,無差別對18號監獄所有囚犯進行火力壓制。

     不是金屬子彈,而是橡膠彈。

     這36臺金屬風暴純粹為鎮壓用,而另外36臺,才是真正的大殺器。

     如雨似的橡膠彈傾盆而下,囚犯們被打的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 郭虎禪拳風如雷,18號監獄里雷雨交加。

     可是就在下一瞬那拳頭忽然停了,只見李叔同笑意盈盈的抬手在面前,生生的止住了轟鳴的拳勢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站在郭虎禪面前一動不動,穩如蒼山。

     他回頭想看看慶塵有沒有事,畢竟這少年和他們不一樣,只是個普通人而已。

     可是李叔同忽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 因為他身后兩米外的慶塵,正平靜的坐在他平時所坐的餐桌旁,那是他每日里看象棋殘局的地方。

     36臺金屬風暴使用橡膠彈無差別的鎮壓著監獄里的暴動,彈道密集交織著,慶塵卻坐在所有彈道的射擊死角里。

     18號監獄里唯一的射擊死角。

     大雨傾盆。

     卻一滴都沒落在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 就仿佛那少年才是世界的中心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來自鋼鐵蒼穹上的黑雨,漸漸停歇了。

     除慶塵、葉晚、郭虎禪、李叔同、林小笑以外,所有囚犯都痛苦的抱頭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 大家渾身疼痛著,有些人趴下的慢了,竟被金屬風暴打的鼻青臉腫。

     與這些人的狼狽相比,安然坐在餐桌前的慶塵,竟是有一種超然物外的脫塵氣質。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何,李叔同總覺得自己明明才認識這少年沒幾天,卻越看越喜歡。

     對方的心性與能力,都不是同齡人能夠擁有的。

     這就是慶氏將要選出來的影子嗎。

     自己這邊何時才能找到這樣的后繼者?

     想到這里,他用手掌將郭虎禪的拳頭推了出去,這舉動看似隨意,可郭虎禪的身形卻直接向后退了五六米才堪堪站穩止住。

     郭虎禪沒再莽撞,而是原地盤坐著調整呼吸。

     這場戰斗從頭到尾,他也不過是讓對方身上的白色練功服晃動了幾下而已。

     過去總有傳聞說李叔同堪稱當世半神,但對方成名年代已經非常久遠了,以至于郭虎禪這種年輕一代高手根本沒有親眼見過。

     這次黑桃組織讓他來18號監獄找ACE-005禁忌物,另外看看李叔同如今實力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 現在郭虎禪已經明白,自己和李叔同之間的差距,仍舊如鴻溝一般。

     李叔同將目光從慶塵身上挪開,轉而看向郭虎禪笑道:“還打嗎?”

     渾身圖騰已歸于平靜的光頭大漢甕聲甕氣說道:“不打了不打了,打不過還打什么,放心,就算你不說,我也一樣能找到ACE-005禁忌物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感覺這光頭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 明明剛剛還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樣子,現在卻突然認慫了。

     對方倒是沒看上去那么兇悍,一架打完之后反倒光棍了起來。

     前后態度的轉折有點大啊。

     然而郭虎禪想的是,既然李叔同知道禁忌物的位置,那他就跟著對方,萬一對方哪次說漏嘴了呢?

     “沒事的,慢慢找,”李叔同渾不在意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他不再管郭虎禪,而是走到慶塵的餐桌對面坐下:“這個位置是計算出來的嗎?”

     慶塵搖搖頭:“我的計算能力雖然比普通人強不少,但暫時也無法承擔如此龐大的彈道計算,只能猜個大概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也搖搖頭:“猜個大概不足以支撐你如此精準的找到這個位置。”

     “短暫的計算讓我只鎖定了4個區域,而你每日必坐的位置剛巧就在這選項里,所以剩下的也就不用算了,”慶塵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 慶塵坐在這里是賭,但他又賭對了。

     這種基于概率與判斷的選擇題,他向來做的很好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夜的命名術月票已經第九了,讓我意外的是,我似乎成了起點改規則后最大的受益者……新書可以投月票后,我的新書竟然五萬字就到了第九……

     大家牛逼!

     感謝大家,還是那個承諾,進入前五立馬加更三章!新書期沒法爆更太多,但上架一定爆更!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感謝讀者1383594256452726784大額打賞,感謝愛說話的肘子、Tino9494、林玄成為本書盟主,老板們大氣,老板們福如東海壽比南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