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、不速之客


    監獄里沒了往日的熱鬧,所有人都暗自琢磨著剛剛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只有在18號監獄里生活過一段時間的囚犯,才能明白李叔同在這里有著怎樣的地位。

     所以大家實在想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樣的傻子,才會跑到這里來跟李叔同說點亂七八糟的話?

     機械獄警朝劉德柱包圍過去,它們跑動時,身體上的合金骨骼里傳來嗤嗤的液壓傳動聲。

     劉德柱見到這陣仗,已然忘記了自己要在18號監獄揚名立萬的心思。

     他今天是作為第二批穿越者,首次來到這個鋼鐵猛獸橫行的里世界,于是立刻便被眼前所發生的事情給震懾到了。

     面對機械獄警和無人機的堵截,僅僅十多秒的功夫他就被牢牢控制住,押解到廣場以外的未知區域了。

     “老板,你覺不覺得最近有些奇怪啊,”林小笑蹲在椅子上思索著:“前天來個孩子直接就瘋了,說什么洛城洛城的,搞得自己好像真是財團嫡子似的。今天又來這么一個傻子,上來就讓您給發任務,發什么任務啊?”

     說話間,林小笑不由自主的就想伸手去撫摸桌上的大貓,但還沒等他把手伸過去,大貓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他便訕訕的將手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 李叔同想了想說道:“確實有些怪異。”

     林小笑忽然說道:“咦,慶塵那小子呢,昨天下來吃飯不還挺積極嗎,今天怎么沒見人呢?”

     這會兒,慶塵依然穿行在走廊里,他沒去管劉德柱和機械獄警,而是直接上了六樓,找到還在列隊等待下樓的路廣義低聲交代道:“等會飯后讓你的人把所有新人控制起來,挨個詢問他們在外面的身份背景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嘞,”路廣義趕忙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 在他看來,自家老板估計是要看看,還有沒有其他勢力進來跟他們搶東西。

     而慶塵想的是,看看新人里面還有沒有藏匿的穿越者。

     如果真有穿越者,那對方肯定無法編造外面的身份。

     能交代清楚身份來歷的,就是原住民,交代不清的一定是穿越者。

     不過慶塵倒是有點意外,他原本以為南庚辰也會穿越到18號監獄呢,結果并沒有。

     這時,慶塵想起來什么似的,遲疑了一下然后對路廣義說道:“我知道歡迎儀式是你們的慣例,但不要下手太重,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路廣義愣了一下答應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一場鬧劇過后所有囚犯都逐個去排隊打飯,路廣義按照慶塵的指示,打算帶新囚犯們去牢房里審訊。

     沒過一會,他便回來給慶塵匯報:“老板,審完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認真的聽著路廣義介紹每個囚犯的情況,待他確認監獄里再也沒有穿越者后,才大步來到李叔同的餐桌對面坐下:“今天還下棋嗎?”

     “不下了,這幾天都先不下了,”李叔同想了想說道:“我有事情要想,而且還有一位客人要來。”

     “客人?”慶塵疑惑道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笑了笑:“不速之客。”

     能讓李叔同稱之為不速之客的人,肯定也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慶塵暫時還不想摻和到自己無法掌控的事情里,所以便沒有多問。

     他若無其事的說道:“我剛剛看樓下鬧起來了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只見李叔同臉上罕見的出現了猶豫神色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哭笑不得,穿越者竟是把李叔同都給弄懵了。

     估計李叔同也是頭一次遇見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 此時此刻只有慶塵知道,劉德柱這個傻子看了何小小攻略以后,是真的把李叔同當做游戲NPC來刷了!

     倒計時37:00:02,合金閘門方向發出轟隆隆的聲響,然后向上抬起。

     當合金閘門完全打開時,卻見一名兩米多高的光頭漢子正被十多名機械獄警押送進來。

     在它們周圍,還有9架無人機正全程封鎖著光頭漢子的所有逃離路徑。

     不僅如此,當此人進來的時候,天穹之上的金屬風暴也有六臺緩緩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 這金屬風暴的轉動角度只有90度,并不是360度的。

     所以隨著這名壯碩囚犯的走動,離開某些金屬風暴射擊范圍,便不斷有新的金屬風暴進入警戒狀態。

     始終都牢牢的鎖定著對方。

     這還是慶塵頭一次看見有人在白天被單獨押解,也頭一次看見18號監獄的警衛力量如此興師動眾。

     三千多名囚犯默默的轉頭看著,沒人說話。

     監獄里響著清脆的嘩啦啦聲,那是光頭漢子雙腳間合金鐐銬的鎖鏈,與地面碰撞時的聲音。

     光頭漢子渾身都是古銅色的皮膚,臉上有著陽光常年暴曬的痕跡,而手臂等暴露在空氣里的皮膚上,是圖騰一般的黑色紋路,詭異卻又華麗。

     對方身上,沒有機械結構。

     以前慶塵覺得葉晚已經足夠高大強壯了,但是葉晚跟這個囚犯一比,好像又差點意思。

     待到光頭漢子被送入監獄內部后,機械獄警開始逐漸朝合金閘門外退去,但絲毫沒有給對方解開合金腳銬的意思。

     機械獄警離去后,光頭漢子平靜的活動了一下手腕,然后提起身旁的一名囚犯說道:“李叔同在哪?”

     那渾身上下七八處經過機械改造的囚犯,在他手里像是玩具一樣被隨意拿捏著。

     囚犯恐懼的伸手指向餐廳這邊,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李叔同、慶塵、葉晚三人。

     大貓一改往日慵懶,在李叔同懷里直勾勾的盯著光頭大漢。

     慶塵也看向李叔同,李叔同對他笑了笑:“我也沒想到這位客人如此直接,他叫郭虎禪,你應該也聽說過。待會兒你和葉晚往后退一些,別傷到了。”

     葉晚看了慶塵一眼,能讓自家老板專門提醒這種小事,看樣子老板對這少年的喜愛程度,還要超出自己和林小笑的預估。

     這會兒,一直混在人群里的路廣義,看著郭虎禪的大光頭喃喃道:“郭虎禪……他竟然也進來了,難怪老板說,打南邊來了個喇嘛。”

     “老板進來以后也不找線索,每天就跟李叔同下下棋、看看書,跟沒事兒人似的,合著是想等郭虎禪來了以后把水攪渾,到時候我們坐享其成……妙啊!”路廣義的心思活絡起來,現在慶塵在他眼里,簡直就是那種謀而后動、謀算千里的智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