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、歡迎來到18號監獄


    熟悉的牢房,熟悉的合金墻壁,熟悉的冰冷床板。

     慶塵從沒有如此欣喜過,他生怕自己第二次穿越就到了不同的地方,那樣一來,自己過去的努力就將白費,好不容易從李叔同那里獲得的好感,也都付諸東流。

     現在看來,每次穿越都會是上一次的延續,這也就意味著,自己背下來的卡農譜子還有用。

     不管李叔同到底是什么身份,何小小的那份攻略都已經確定,這是一位里世界中舉足輕重的人物。

     此時,慶塵相信90%的穿越者都還有些迷茫,不知道該怎么從這里世界中獲取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 而他已經穿越到了李叔同的身邊。

     或許其他穿越者已經見識到了外面那瑰麗的奇妙世界,但這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 慶塵將嘴里的U盤吐到了手掌上,試驗成功。

     他能將U盤帶過來就說明,只要攜帶的東西在“身體”內部,那就可以通過那堵時間之墻。

     他又看向手臂上的紫青傷痕,同樣的,從表世界穿越而來,傷勢也依然會跟著過來。

     從這一點看來也就證明,身體就是那個穿越過來的身體,沒有錯。

     慶塵依靠自己的辦法,一點一點補全著對這個世界的認知、對穿越機制的認知。

     時間一點一點過去,18號監獄里漸漸響起囚犯們拍打合金閘門的喧嘩聲。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相比那個“舉目無親”的表世界而言,慶塵甚至覺得這兩天未聽到的喧嘩聲都有些親切。

     他回來了。

     慶塵看向自己的手臂,白色咬合著的機械紋路倒計時已經換了模樣:

     回歸倒計時47:55:50.

     這一次的回歸倒計時依舊是兩天,很短暫。

     不過慶塵在想,倒計時的時限會改變嗎?以后會不會更多或者更少?

     開飯時間合金閘門準時開啟,慶塵不再像上次初來乍到一樣謹慎,他直接跨過那條門檻眺望著樓下,李叔同、葉晚、林小笑三人已經在樓下了,林小笑還在對他招手。

     而周圍依然是囚犯們羨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 慶塵對囚犯們笑了笑打招呼,一些囚犯受寵若驚似的趕忙給他回禮。

     不知從何時開始,這17歲的少年也成了這監獄里的“大人物”。

     不過,慶塵并沒有急著下樓,他站在第五層的走廊陰影里,默默的打量著監獄。

     里世界昨天夜里12點,所有囚犯都被收押牢房之后,一批新人也押送了進來。

     而表世界第二批穿越者,這時候應該已經抵達里世界了。

     慶塵要站在樓上看看,自己是否可以發現“穿越者”的蹤跡,并思考著如果真有穿越者,自己該如何隱藏身份。

     這時候,8個新人面孔茫然的分散站在2樓走廊上,怯生生的打量著周圍。

     慶塵愣了一下,因為其中一人,赫然就是昨天他們隔壁班聲稱自己是穿越者的同學,劉德柱!

     自己現在還不能下去,對方一定能認出自己來。

     哄鬧間,六樓的路廣義笑著對新人們大喊:“有新人了啊!等會兒好好娛樂一下啊!”

     之前慶塵還有點煩路廣義,但這次回到18號監獄后,他看見這貨都感覺有些親切了。

     忽然間,有人對新囚犯笑道:“歡迎來到18號監獄啊!”

     慶塵觀察著新人們的表情,只見劉德柱在聽到18號監獄這字眼時,表情開始逐漸變化。

     原本畏懼的神色里,竟是轉瞬間有了一絲竊喜。

     似乎‘18號監獄’這個詞匯格外的特殊。

     不過劉德柱并沒有輕舉妄動,他默默的學著其他囚犯排隊下樓打飯,路上他還小聲問前面的囚犯:“請問,哪個是李叔同啊?”

     前后囚犯聽到這句話后都愣了一下,大家心里有點犯嘀咕了:這貨不會是什么關系戶吧?

     一名囚犯想了想給他指了一下:“喏,下面那位就是。”

     劉德柱從樓上看了下去,赫然發現李叔同的獨特之處,他心想何小小果然沒有騙他,這中年男人的氣質一看就是大佬!

     待到打完飯,他發現其他囚犯可以自由活動后,漸漸朝自己包圍過來,并且還不懷好意的笑著。

     劉德柱心中暗叫不好,他果斷的端著餐盤往李叔同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只是還沒等他靠近呢,就已經被林小笑給擋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 林小笑站在他面前笑瞇瞇的說道:“這兩天真是奇怪了啊,怎么是個新人都敢直接來找我家老板?”

     劉德柱轉頭看了一眼那些想要抓住他的囚犯,然后壓低了聲音對林小笑神秘說道:“我是來領任務的,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 林小笑:“???”

     啥玩意?劉德柱的這句話直接給林小笑給整懵了!

     什么任務不任務的,自己也沒在組織里見過這個人啊!而且這特么搞得好像間諜接頭似的是鬧哪樣。

     劉德柱見林小笑不說話,有點急了:“我真是來領任務的啊,轉職任務!”

     “滾蛋!”林小笑不耐煩的說道,然后揮手給一旁的囚犯說道:“愣著干什么,給我拉走!”

     劉德柱這下真急了,他對著李叔同大喊:“李叔同,我是來領轉職任務的!”

     剎那間,整座18號監獄都寂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 就好像是有人驟然給18號監獄按下了靜音鍵似的,囚犯們站在原地面面相覷著。

     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總覺得有一些詭異!

     此時,李叔同依舊頭也不抬的看著面前殘局,但桌上趴著大貓、桌旁的葉晚都瞬間朝劉德柱看去。

     林小笑的眼睛瞇了瞇,并嘿了一聲:“這是又來了什么奇葩嗎?”

     說實話,劉德柱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 何小小那攻略里總共就說了三條職業路徑,前兩條都模模糊糊的,只有18號監獄這條看起來最可行。

     如今他直接穿越到了18號監獄,這不是傳說中的天選之人開局嗎?

     只是……這里好像不是一個適合做轉職任務的地方,自己是不是哪里搞錯了!

     劉德柱沒有機會多想了,他身旁的囚犯在林小笑示意下,要把他強行拉到牢房里去上課。

     忽然間劉德柱瞅著一個縫隙就鉆出人群,他跑到廣場旁邊的合金閘門旁瘋狂拍打:“放我出去!他們要折磨我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 此時,天穹之上的無人機正在向下飛落,樓下的九名機械獄警也隨之而動。

     慶塵無語的看著劉德柱,心說這孩子是不是瘋球了?

     剛來到一個新世界,難道不該先觀察觀察情況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