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、穿越者的群聊


    “看來是沒法離開洛城了,”江雪買火車票失敗后,又試著買了飛機票,結果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 都出票失敗了。

     這神秘組織手眼通天,慶塵還不想被局限在一座城中,所以不管對方有何目的,自己都還是先別暴露比較好。

     江雪忽然問道:“對了慶塵,怎么這兩年都沒見過你的父母,你是一個人住在這里嗎?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點頭:“他們離婚了,我一個人住在這里,對了江雪阿姨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是旁邊白馬小學的美術老師,”江雪沒有多說其他的,她起身把桌上的碗筷端起來:“我去把碗洗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的,你放那就行,我等會兒洗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“不行,都讓你做飯了,哪能再讓你洗碗,”江雪不管不顧的進了廚房,留下慶塵和李彤雲在客廳里。

     這時,小姑娘李彤雲忽然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哥哥,你以前都不正眼看我媽媽的,今天不會是看她漂亮才主動邀請她進屋吧?”

     慶塵無語:“這都什么跟什么,別瞎想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媽媽確實很漂亮啊,”李彤雲小聲嘀咕道。

     慶塵哭笑不得,現在的小孩子心眼也太多了吧。

     然而自己哪是因為江雪漂亮啊,就是因為對方身上有自己想知道的事情,比如神秘組織,比如里世界。

     江雪干活很麻利,沒多久就把水槽里的碗筷全部洗好,她見洗手間還有臟衣服,便將那些衣服往懷里一揣:“慶塵,你一個人在這里生活也不容易,以后有臟衣服就給阿姨送來,阿姨幫你洗。走了小雲,回家,你慶塵哥哥還要復習功課。”

     “等等,我自己可以洗……”

     慶塵話還沒說完呢,江雪便拉著李彤雲走了,根本沒給他反應的機會。

     慶塵怔怔的站在昏暗的小屋里,他完全沒有料到對方會這么做。

     他回到臥室緩緩仰躺在床上,思慮著自己未來該怎么做。

     班級微信群里已經有999條信息未讀了,所有人都在討論著關于穿越者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就連今晚江雪身上發生的事情,也慢慢成了洛城人民的談資,或許明天還會登上熱搜。

     學生們、上班族們,乃至那些真正的權貴都在時刻關注著穿越者三字。

     他掃了一眼班級群聊天記錄,每當有人討論穿越者的特點時,南庚辰就會主動出來說,這些穿越者一定本身非常優秀之類的話……

     這一刻,說實話慶塵有點希望南庚辰穿越到18號監獄里。

     雖然這樣一來自己就沒法隱藏身份了,但那個時候,南庚辰的表情恐怕會非常精彩。

     慶塵打開搜索引擎,想要看看何小小的攻略發布了沒有,然而對方的直播間依然黑著,沒有絲毫新動態發布。

     他又看了一眼微信,他的母親依舊沒有發來消息。

     正當他準備睡覺的時候,手機突然響了。

     來電顯示:媽。

     慶塵坐起身來接電話:“喂?”

     電話對面張婉芳說道:“小塵,媽已經把生活費打給你爸了。”

     然而,慶塵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生活費了。

     “媽,這周……”

     慶塵想說要交書本費了,可還沒等慶塵說完,張婉芳便在電話里說道:“昊昊突然發燒了,周末就不去看你了。行了早點睡吧,學習千萬別落下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好,”慶塵說完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 他終于等到了電話,但對方好像已經不記得自己逃課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不過,無所謂了。

 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 “慶塵慶塵,在嗎在嗎在嗎,”南庚辰半夜發來消息。

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剛才在網上搜到了一個群,說是歡迎所有穿越者都進去交流,你去嗎,我把群號發你,”南庚辰興致勃勃的說道,已經儼然一副穿越者的樣子了。

     慶塵說道:“咱倆又不是穿越者,進去干嘛?”

     南庚辰那邊頓了頓:“進去湊湊熱鬧嗎,或許能知道一些新鮮事呢,萬一哪一天咱倆都能穿越了,這不是也可以提前知道些信息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去,你去吧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他這會兒對穿越者群壓根就不感興趣,萬一是那個神秘組織設的圈套,等著大家自投羅網呢?

     或許沒什么危險,但他也不想被限制自由啊。

     也只有南庚辰這種鐵憨憨,才會什么熱鬧都往上湊吧。

     “你不去算了,我進去玩玩,”南庚辰說道。

     說完,南庚辰便沒了消息。

     再過一會兒,慶塵剛剛有點困意,南庚辰就又出現了:“慶塵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慶塵無奈問道。

     “那個群的群主說自己是穿越者,還說他從里世界帶回來了幾百雙高科技襪子,不僅防臭防汗,還能讓人健步如飛、延年益壽,說是什么可以用納米技術刺激穴道……你要不要來兩雙?”南庚辰問道。

     慶塵:“???”

     神特么里世界帶回來的襪子!

     現在的騙子也太離譜了吧,什么熱點都能蹭的?

     他知道這穿越者群不靠譜,但也沒想到這么不靠譜。

     慶塵問道:“你買了嗎?”

     南庚辰回答:“我這不是沒錢嗎,有錢說不定可以買一雙試試……”

     慶塵憋了半天:“……牛批。”

     南庚辰繼續說道:“群里還有穿越者說自己拿到了里世界的基因藥劑,喝下去之后能夠成為超凡者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群里人還說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群里還有個穿越者說,他在那邊認識幾個富婆重金求子,他可以幫忙介紹認識。”

     “嗯……群里人還說什么?”慶塵大概明白了,這群是真把騙子給湊一窩去了。

     他甚至懷疑,那個群里除了南庚辰全是騙子,只有南庚辰是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