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、限制出行
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”慶塵看著門外的女人說道。

     這還是他第一次認真打量對方,以前兩人每次見面都很匆忙,而且女人因為家暴的關系,還有意的躲閃著其他男性,哪怕慶塵只是個高中生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這應該是家暴給對方留下的陰影。

     此時,女人的手掌手臂已經變成了機械肢體,慶塵發現對方的機械肢體要比18號監獄的大部分囚犯都美觀一些,流暢優雅的線條卻又充斥著力量的美感。

     若不是長袖遮掩著,恐怕會更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 要說女人確實好看,雖然眼角已經有了些細紋,但反而增加了些許魅力,也擋不住對方身上的溫柔氣質。

     女人看著慶塵有些不好意思說道:“沒想到這次又給你添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沒事,”慶塵搖搖頭:“我正打算給李彤雲做飯吃,我很喜歡她。”

     女人點點頭,她對李彤雲說道:“走吧小雲,跟媽媽回家。”

     李彤雲可憐巴巴的說道:“我還餓著呢,家里都被你倆打爛了,回去也沒東西吃。”

     女人聽了這話有點生氣:“聽話,不要再給人家添麻煩了!”

     然而慶塵卻忽然說道:“剛剛聽小雲說你們還沒吃飯,要不一起到家里吃點飯吧。”

     女人和李彤雲都愣了一下,以前慶塵雖然幫過忙,但也從沒主動表示過熱情。

     很怕沾惹麻煩的樣子。

     “我也很想知道一些關于穿越的事情,”慶塵解釋道:“所以想問問……額,怎么稱呼你?”

     “我叫江雪,”女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嗯,就是想跟江雪阿姨你問問關于里世界的事情,”慶塵說道:“方便說嗎?”

     說實話江雪也就比慶塵大十二歲,叫阿姨有點顯老了,但他和李彤雲認識在先,現在也只能這么稱呼了。

     “也沒什么不方便的,”江雪說道:“這個你來問隨時都可以告訴你的,現在就不麻煩你了吧,我回家收拾收拾東西就能給小雲做飯。”

     “媽,就在哥哥家吃飯吧,”李彤雲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 江雪看著小雲哀求的表情嘆氣:“那實在是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 從頭到尾,這女人始終都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,慶塵能感受到對方發自內心的愧疚。

     這種性格,在里世界那個兇猛的世界,真能好好活下去嗎?

     慶塵壓住自己心中的好奇,直到他把醬油炒飯端上桌,才終于若無其事的說道:“我看警察來處理案件了,他們怎么說?”

     江雪回答道:“鄰居們幫我去說明了情況,本來是要給我帶回去的,但考慮到我有女兒,而且是正當防衛行為,就讓我留下了,有事再通知我過去。”

     這時候,慶塵才問出自己最想問的:“我看后來又來了兩個人,他們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他們是干嘛的,”江雪搖搖頭:“對方跟警察同志了解了一些情況,然后讓我填了一份表格,然后給我身份證拍了兩張照片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愣了一下:“就這么簡單?”

     “對了,他們還說以后可能會找我,讓我近期不要離開洛城,但他們也沒說找我什么事情,”江雪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警察也沒管他們?”慶塵好奇。

     “他們好像給警察同志出示了什么證件,”江雪解釋:“具體的我就不太清楚了,反正是沒管他們。”

     這下,慶塵就對那些人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:

     首先,對方并不是見到穿越者就抓。

     其次,對方有官方證件。

     不論如何,起碼對方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喪心病狂,這倒是讓慶塵安心了許多。

     忽然間,慶塵對江雪說道:“江雪阿姨,你在里世界是什么身份啊?”

     里世界,這個名字在何小小做攻略之后,已經慢慢傳播開了。

     算是大家對那個穿越世界的公認稱呼。

     江雪回答道:“我在18號城市里開了一個機械診所,其實就是幫別人安裝機械義肢的。可是我穿越過去后什么也不懂,有人上門來安裝機械肢體,我也只能說沒貨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點點頭,這種技術活確實不是兩天就能掌握的。

     “那你這雙臂……”他問道。

     “去的時候我就已經擁有了機械義肢,回歸的時候也就跟著一起回來了,”江雪回答。

     慶塵又問:“我在一個穿越者的介紹上看到18號監獄,這個地方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“就在18號城市的邊緣,”江雪說道:“這座監獄還挺有名的,好像是專門關押重刑犯的地方,是聯邦里防衛等級最高的監獄。”

     “聯邦體制?”慶塵遲疑了一下:“江雪阿姨還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我也剛穿越過去兩天,什么都沒搞清楚,”江雪搖搖頭。

     這時候,一旁的小姑娘李彤雲問道:“媽媽,你的診所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 “就叫江雪機械肢體診所,”江雪回答道:“你問這個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問問而已嘛,”李彤雲一邊扒拉著醬油炒飯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 慶塵記下了這個名字,只不過他現在恐怕也沒能力幫助對方。

     要幫的話,就得通過路廣義或者李叔同,但自己該怎么解釋自己如何認識江雪的呢?

     他現在還不清楚里世界的人會如何對待穿越者,萬一江雪暴露了,豈不是自己也會被發現?

     再等等吧,眼下看來江雪并沒有什么迫切的危險。

     江雪看向慶塵:“你為什么對里世界的事情這么好奇?”

     “我也很想穿越去看一看,”慶塵笑著說道:“我還挺羨慕你們這些穿越者的。”

     江雪搖搖頭:“那個世界很危險的,基本上除了李氏、陳氏、慶氏、神代、鹿島集團的人,其他人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里,還不如表世界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心想,自己是慶氏的人,但也同樣生活在水深火熱啊。

     他問道:“接下來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“我想帶著小雲先去她鄭城姥姥家住一段,明天就走,然后回來跟小雲的爸爸離婚,”江雪說道。

     慶塵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然后提醒道:“那就先買票吧,每天去鄭城的人多,不好買票的。”

     江雪也沒想太多,直接用手機軟件買了一張去鄭城的票,付款成功了,可是到出票的時候卻顯示出票失敗!

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慶塵陷入沉思,當他聽到對方說不讓江雪離開洛城,卻并沒有任何限制措施,就猜到可能有其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 神秘組織給江雪身份證拍照,或許就是為了限制她出行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