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、神秘組織


    相比起穿越到18號監獄而言,慶塵感覺今晚才更像是一場真正的危機。

     他沒法確定對方是誰,有什么意圖。

     而對方僅僅對自己起了疑心,便開始盯梢跟蹤,這種感覺太不好了。

     自己仿佛從學校這溫室里,一頭闖進了真正的野獸橫行的世界。

     又或許,這才是世界的本來面目。

     夜色極深了,慶塵在綠化帶里穿行著,依靠著道路兩旁高大的梧桐樹來遮掩行蹤。

     那種刺激腎上腺素、心臟狂跳的緊張感,直到他繞了不知多遠才終于消散。

     回到行署路的住處時,慶塵甚至還在陰影里坐了半個小時,直到確定沒人跟著以后才決定回家。

     此時秋高氣爽氣溫漸低,可他后背上的衣服卻已經濕透。

     慶塵一邊走一邊打開手機搜索游戲主播何小小,想看對方有沒有再做新的攻略。

     可是,原本說要今晚再做一個‘里世界’概況介紹的何小小,卻失蹤了。

     粉絲在評論區問他為何還不開播,但何小小并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 這位主播會不會也被神秘組織帶走了?全國有多少這樣的神秘組織呢?

     慶塵無法確定。

     忽然間,小區外面響起了警笛聲,警車一路開進了小區里面。

     慶塵皺著眉頭跟上去,那警車剛好就停在他家樓道門口,二樓還傳來女人的哭聲,以及男人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 街坊鄰居此時已經全都出來了,其他居民樓的人在樓下圍成了一圈,慶塵藏在人群里默默看著。

     “這是怎么了?出啥事了?”有個大爺疑惑道。

     “這棟樓里不是有個男的經常家暴老婆嘛,”一位大嬸抱著孩子,一邊晃悠一邊說道:“那家的女人之前都被打進醫院了,結果男的還是死性不改。后來女人想離婚,又被那男的打了,男的還放話說敢離婚就殺女人全家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今天這是?”有人疑惑道:“不會是那男的把女人打出事了吧?可我怎么聽著好像是男的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還真讓你說對了,”大嬸說道:“我剛才想上去攔架來著,結果發現這次是女的把男的打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啥玩意?”有人震驚了。

     “那男的今晚喝多回家又想打老婆,結果你們猜怎么著,今天好多人穿越的事情都聽說了吧,他老婆好像也是穿越回來的,”大嬸說的津津有味:“女的一開始還是挨打,不敢還手,但后來可能是被打崩潰了,反手就把那男的腿給打斷了。就是可憐了這家里的小姑娘,才多大就得遭這種罪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聽到這里終于放下心來,說實話他一點都不同情這男的,甚至有點想笑。

     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情比男人打老婆更窩囊呢?

     打不過。

     這一家三口就住他樓上,兩年時間里,他經常下晚自習回家的時候看到女人抱著女兒蹲坐在樓下哭。

     女人快三十歲的樣子,長的倒是挺好看,她老公就是老覺得她在外面有人,所以酗酒打她。

     后來慶塵從鄰居們口中得知,這男的只要看見女人跟其他男人說話,就會回家打她。

     現在被打廢了,也實屬活該。

     這時,警察已經上樓問話了,男的歪七八扭的被抬上救護車。

     慶塵看了一眼,對方兩只手臂都呈現不規則的彎曲,明顯已經骨折。

     隨著救護車的離去,警察揮手示意大家散去。

     慶塵準備回家,結果剛進樓道便看見小姑娘委屈巴巴的坐在自己家門口。

     “哥哥,我媽剛才讓我先去你家待會兒,但我敲門了,你不在家,”小姑娘帶著哭腔說道。

     小姑娘名叫李彤雲,來慶塵家躲避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 慶塵不是多管閑事的人,可有一次樓上夫妻二人吵架,小姑娘就一個人蹲在樓道口哭。

     那時候慶塵剛剛下晚自習,當他準備與小姑娘擦肩而過的時候,樓上男人出來找她,她就問慶塵,能不能去慶塵家里躲會兒。

     最終慶塵還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 那天晚上,他給小姑娘做了醬油炒飯,還用手機給小姑娘放了動畫片。

     直到所有事情平息之后,才把小姑娘送回家。

     后來樓上的女人也知道了這事,再吵架便讓小姑娘來慶塵家里。

     女人曾經有點不好意思,說慶塵的臟衣服可以送樓上給她洗,但慶塵擔心樓上男人找他麻煩,便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 此時,慶塵摸摸小姑娘的腦袋:“吃飯了嗎?”

     “吃了點餅干,但還是有點餓,”小姑娘李彤雲怯生生的說道。

     “走吧,我也沒吃飯呢,我給你做炒米飯,”慶塵之前準備物資的時候花光了積蓄,不過他雖然沒錢了,這會兒家里調料和米卻多得是:“等會兒你吃飽了,估計你媽媽那邊也沒事了,不要怕,以后你爸打不過你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還能去你家嗎?”李彤雲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 “當然……”

     慶塵正要說話呢卻突然面色一變,他迅速掏出鑰匙開門,把李彤雲也拉了進去。

     李彤雲一臉迷茫的看著慶塵:“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只見他迅速將臥室窗簾拉上,然后透過一條縫隙朝外看去。

     “沒事,先別說話,”慶塵說道。

     說話間,樓道外面駛來了一輛越野車。

     赫然是他今晚在銀潤中央花園見過的其中一輛!

     對方大概是聽聞這里有穿越者出現,所以趕過來了吧。

     慶塵一陣心悸,他沒想到對方反應如此迅速。

     這時,車上跳下兩名年輕人,一個身穿黑色衛衣,一個身穿灰色外套。

     也赫然是跟蹤過慶塵的那兩位。

     慶塵的心跳開始加速,他心想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?

     下一刻,身穿黑色衛衣的年輕人朝他所在的窗戶看來,慶塵立馬起身向后躲去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,”黑衛衣的同伴問道。

     黑衛衣笑道:“沒事,就隨便看看,總感覺有人在打量我,但應該是多慮了。走吧,上樓辦正事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有些擔心樓上那女人。

     準確的說是,他擔心樓上女人如果被帶走,那小姑娘李彤雲可就慘了。

     爸爸被打的住進了醫院,媽媽還被神秘組織帶走,這以后可怎么辦?

     十分鐘過去,還沒等慶塵想好怎么辦,那兩個年輕人竟是已經下樓了。

     只見對方干脆利落的上車離開,卻根本沒有將李彤雲的媽媽帶走。

     什么情況?慶塵這下都有點搞不懂了,難道對方不是要抓走所有穿越者嗎?

     慢慢的,警車也走了,自己屋外響起了敲門聲。

     慶塵走去開門,正看見李彤雲的媽媽站在門外,頭發凌亂著,嘴角破了,臉上還有血跡。

     女人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形象有些不佳,便趕緊把自己凌亂的頭發挽到耳后。

     她輕聲對慶塵說道:“不好意思又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求推薦票,求月票!現在新書也可以投月票了,距離前十就差200票,沖啊~

     感謝一平道長、夏天的小小河兩位同學成為本書盟主,老板大氣,老板福如東海壽比南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