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、交叉跟蹤


    夜幕漸漸降臨,王城大橋上秋風習習掠過,慶塵奔跑時舒展了身體,風會將他的衣袂向后吹去。

     也許是心境不同了,他感覺就像是……

     曾經那家庭與環境給他的枷鎖,正在慢慢打開。

     慶塵越跑越快。

     大橋上偶爾會有行人回頭看他,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莫名的青春氣息,沖動而又豐盛。

     銀潤中央花園是洛城均價最高的小區之一,也是有名的富人區。

     所以黃濟先作為富二代住在這里,慶塵也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 這里物業安保相對嚴格,進出都需要刷卡。

     慶塵繞到后門,想看看這邊有沒有辦法進去。

     然而還沒等他想好怎么進去,便看到有六名身穿黑西裝的男人從小區后門的小路走出來。

     那些人腰桿筆直,看著就像是一桿桿刺刀似的銳利無匹。

     行走間,六人步伐始終一致,抬腳的時間,邁出的距離,像是有人用尺子量過似的。

     等等,慶塵愣住了,因為他看到這六人之中竟還架著一個少年……黃濟先!

     此時黃濟先神色茫然,嘴里還念叨著莫名其妙的話,監獄,機械,怪物……

     只見他們迅速登上后門外的兩輛黑色越野車,其中一人似有所感,在副駕駛位上轉頭朝慶塵這邊看來。

     慶塵當即扭頭,若無其事的玩起了手機。

     對方似是沒太在意他,兩輛黑色越野車在夜幕里風馳電掣而去。

     而慶塵,則怔立在小區門外,看著手機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 那些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為何會帶走黃濟先?

     會是因為對方的穿越者身份嗎?

     必然是因為這個吧,慶塵不相信巧合。

     他轉身回家。

     一路上他思索著黑衣人身份,可漸漸的,他發現有些不對勁了。

     有一名穿著黑色衛衣的年輕男子,竟默默的跟了他五個街口。

     莫名的熟悉感……他見過對方。

     一瞬間,慶塵感覺自己渾身肌肉都緊繃了起來,那無形的壓迫感正在侵蝕著他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 就像是,被野獸狠狠的盯上了。

     他回憶起來,當自己在中央花園小區后門遇見黑衣人的時候,對方就在不遠處看著手機,但是對方在看手機的時候,手指卻不曾滑動過屏幕。

     慶塵并不能每分每秒分析自己所見到的一切,那樣太耗費精神了,但是他能夠抽取記憶。

     想到這里,慶塵漫不經心假裝拿起手機,然后駐足在原地低頭打起了電話:“喂,我晚點回家吃飯……”

     鴨舌帽將他的臉頰藏在了陰影里。

     黑衛衣年輕男子在他停下后,腳步不停的從他身邊走過。

     慶塵余光緊緊鎖定著對方,但對方一次頭也沒回。

     這讓慶塵有些疑惑,他在某一刻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多心了?

     車水馬龍的大街上,黑色衛衣男子很快便消失不見,他掛掉電話繼續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 還好自己回家換下了校服,帶上了帽子,不然對方光是看校服就知道他是洛城外國語學校的學生。

     此時,還沒等慶塵放松下來,他在下一個路口的紅綠燈前便發現,自己身旁等紅綠燈的人群里竟然又出現了一個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 是他在中央花園小區正門口見到過的。

     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 是交叉跟蹤。

     每個負責跟蹤的人都只跟一段路程,每個人都必須保證自己像路人一樣不被發現,如果目標停下了,那么跟蹤的人就要繼續若無其事的往前走,后方則由其他成員遞補上來。

     這是最保險的跟蹤方法之一。

     慶塵很感謝自己看了很多有用或沒用的雜書。

     他也終于明白,當越野車上那個人看自己的時候,自己就被盯上了。

     對方來的不止六個,還有人藏在了暗處。

     這是什么秘密組織嗎,如此的訓練有素,并對穿越者相關事情如此關注?

     慶塵忽然覺得自己可能并不是第一批穿越者,或許自己是第二批,甚至是第三批。

     不然就算是有人今天得知穿越者的事情,也不至于今天就能快速做出反應。

     這些人有備而來。

     少年的黑色瞳孔濃密且深邃,人行道上迎面而來的夜跑者,路邊擺攤賣冰糖葫蘆的大叔,蹬蹬蹬踩著高跟鞋的窈窕女性,還有身旁黃色路燈灑下的光影變化。

     他將每一個細節都記了下來,并提醒自己,不能出錯。

     紅綠燈還有12秒。

     之前擦肩而過的黑衣男子,很有可能已經正在繞路回到他的身后,準備遞補下一次交叉跟蹤。

     按照對方要繞的望春門街、政和路、開元大道路程計算,如果是成年人跑步速度計算的話最多需要十分鐘。

     如果想要脫離跟蹤……

     那就是現在。

     綠燈亮起,那個盯梢的人抬腳準備過馬路,而慶塵則忽然返身走去。

     跟蹤者若無其事的繼續穿過馬路,并低聲說道:“目標人物沒有過馬路,他回頭了,你還有多久就位。”

     看起來像是自言自語,但如果有人仔細看的話,就能發現他左耳里塞著一只半透明的耳麥。

     “不行,我還有兩分鐘才能到達跟蹤位置。”

     剎那間,過馬路的跟蹤者察覺不對,他驟然回頭去尋找慶塵的身影,可怎么也找不到那個少年了。

     “跟丟了,”十字路口的跟蹤者輕嘆道。

     遠處正全力狂奔的黑色衛衣年輕人笑著回應道:“真丟人啊,兩人盯一人竟然還給跟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你非要盯他的。”

     黑色衛衣的年輕人笑道:“那你猜他到底有沒有發現我們在跟蹤他?”

     耳麥里響起聲音:“我肯定他發現了,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 黑色衛衣的年輕人想了想說道:“那少年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,可能還在上高中,如果對方真能發現我們在跟蹤,那這也太妖孽了。而且你發現沒有,他處理的也非常自然,他第一次停下打電話的時候,我都沒覺得他發現我了。不然的話,我當時就會直接控制他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你為何要臨時起意跟蹤他,我們今天任務還挺多的,沒必要在路人身上浪費時間。”

     “也不算臨時起意,只是隊長他們押送009號目標人物出來的時候,我發現他回避了隊長的目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