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、回歸


    一旁佇立的葉晚聽此話便驅散了旁觀的人群,讓兩人安心交談。

     “算是剛才贏下殘局的獎勵?可以,”李叔同回答道。

     “剛才的口琴聲是你吹的嗎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葉晚和林小笑明顯愣了一下,他們還以為慶塵要借著贏棋的機會問什么呢,結果竟然只是問這支曲子?

     曲子很好聽,也沒有在外面流傳過,但也不至于讓慶塵浪費這么重要的機會吧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笑意盈盈的抬頭說道:“是我,怎么了,第一次聽到這個旋律嗎?”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說道:“很好聽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李叔同見人群散去才點點頭回答:“他是我們組織創始人譜的曲,詞也是他作的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怔然了半天都說不出話來,他很想說:我猜你們那位創始人,可能是地球人!

     而且這位創始人好像也有點不要臉啊,搬運歌曲竟當成自己的作品。

     等等,李叔同他們這個組織創立多久了,也不知道那位穿越的前輩是什么時候穿的?

     慶塵再問:“您能完整的給我唱一遍嗎?我想聽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說道:“可以,不過這首曲子的歌詞并不是太完整,漫長的時光里,總會有東西丟在那條長河中。”

     “沒事,我只是聽聽,”慶塵說道,他想確認,這首歌的歌詞是否也跟地球一樣。

     李叔同將桌上的大貓抱進懷里,然后輕聲唱道:“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,晚風拂柳笛聲殘,夕陽山外山。天之涯,地之角,離別有時多……”

     李叔同唱完后笑道:“離別有時多這句歌詞是后人補上的,據說當初并不是這樣,只不過不管怎么補,好像都差了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 慶塵佇立良久后突然說道:“換成知交半零落怎么樣?”

     “知交半零落?”李叔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何,他總覺得只有這五個字才配的上這首歌。

     送別送別,人如夕陽余暉,知己遠在天涯。

     彼此年少時開懷暢飲,生命濃烈如盛夏。

     可不知哪一次送別便是最后一面,從此不再相見。

     李叔同仿佛坐在這監獄里看到了橙紅色的太陽正在落入地平線,而好友正在遠方跟他招手。

     招手之后,便轉身離去了。

     “謝謝,”李叔同說道:“這句補的真好,就像是這首歌原本的歌詞就應該是這句一樣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客氣,”慶塵厚著臉皮接下了這句夸獎。

     李叔同有些向往的說道:“有時候真的很驚嘆,我們那位創始人真是驚才絕艷之人,據說當年他所做的詞曲多如牛毛,每一首都是傳世經典,只不過在上一個紀元終結的時候都流失了,只剩下這么一首曲子。”

     “只剩一首了嗎?那還真是可惜了,”慶塵心說,李叔同直接提及上一個紀元,恐怕那位穿越者前輩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穿越過來的吧。

     紀元并不是一個時間單位,而是一個新文明的開端。

     看樣子,這里的人類曾經歷過一個紀元的迭代,只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“還有一首是只知道名字,但根本不知道旋律,前輩們翻找過很多遺址,都沒能找到譜子,”李叔同搖頭道。

     慶塵遲疑了兩秒,然后試探著問道:“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李叔同看了他一眼說道:“卡農。”

     如果說之前慶塵對這位創始人的穿越者身份還持懷疑態度,那么這下就完全肯定了。

     不過卡農其實是一種音樂體裁、技法,許多交響作品里都會用《卡農》的技巧部分,比如貝多芬的《命運交響曲》、巴赫的《五首卡農變奏曲》。

     但如果對方真是從地球照搬的話,那旋律應該就是帕赫貝爾的《D大調卡農》了。

     慶塵在想,以李叔同對那位創始人的態度,自己如果將卡農的譜子送給他,是否能換來超凡脫俗的那條路?

     他不確定,他甚至沒法解釋自己是從哪里得到這個譜子的。

     再等等吧,現在慶塵也沒記過卡農的譜子,還是等回歸之后再細細權衡。

     交談結束,慶塵直接穿過人群去了閱讀區,他現在非常需要補覺,哪怕飯都不吃了也要睡一覺再說。

     只有保持飽滿的精神狀態,他才能夠隨時分析身邊的情況。

     可是,他才剛趴在閱讀區的桌子上不久,路廣義便小心翼翼的跟了過來。

     路廣義想要過來跟慶塵搭話,可有怕被人看見,于是在閱讀區外面急的抓耳撓腮。

     慶塵面無表情的抬頭看向對方:“不用這么小心,李叔同已經知道你我的關系了。不過不用擔心,他好像并不介意。還有,你先忙你的去,不要打擾我。”

     18號監獄里到處都是監控,囚犯們給新人舉行歡迎儀式都要躲到牢房里去,所以在閱讀區睡覺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 慶塵其實很想跟路廣義套套話,搞清楚慶氏有什么計劃。

     但眼瞅著回歸在即,他不想節外生枝了。

     所以先把路廣義打發走,待到他回歸之后再考慮如何套話比較好。

     然而路廣義并沒有離開,而是在一旁小聲嘀咕道:“老板,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叫您什么好,還是叫老板最順口。”

     “估計您也聽慶言提起過我,我呢從小就命苦,腎臟都被我爹拿去跟有錢人換錢了,給我換了一副仿生的來代替,你說爹媽都不心疼我,還有誰疼我呢?后來我聽慶言說,這次是您點名讓我進來探路,說是看中了我的能力,我高興壞了!您放心,我路廣義這次絕對為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,就算為您去死都行!”

     “不過我死前還有個遺憾,您也知道我也沒能上幾年學,但我打小就羨慕那些有文化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慶塵終于忍不住了:“你到底想說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路廣義:“您能不能教我下象棋啊?”

     “為什么想學下棋?”慶塵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“因為帥啊!”路廣義說道:“老板,連李叔同那樣的人物都成為自己的手下敗將,難道不帥嗎?”

     “下棋贏一兩局就很有面子了嗎?”慶塵搖搖頭。

     “當然了,打又打不過他,能下棋贏他一下也很有面子啊!”路廣義理所當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 這倒是觸動了慶塵一下,聽路廣義的意思,李叔同的戰斗力似乎很強?

     只聽路廣義繼續說道:“我是真沒想到老板您進來以后能跟李叔同結識,還能相處的如此融洽。以他在這18號監獄里的地位,興許就知道咱們要找的東西(防和諧)藏在哪里。而且,萬一您能得到他的傳承,這影子之爭恐怕就穩當了。”

     這句話里的信息量巨大,也總算讓慶塵明白自己到這里的目標是什么了……找一件東西。

     而且,自己正卷入一場角逐之中。

     只不過慶塵依然不知道李叔同的傳承是什么,只知道它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說道:“好,我教你下象棋,你現在離我遠點行嗎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勒好嘞,”路廣義一溜煙就跑到娛樂區那邊了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夜晚,倒計時00:05:00.

     慶塵坐在冰冷的床上,靜靜的看著手臂上的白色倒計時。

     那倒計時里齒輪緩緩轉動著,距離回歸只剩下最后五分鐘了。

     他也不確定自己還會不會回來這里,兩天時間對于他來說就像是一場夢,認識了幾個人,也見識了一個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與李叔同的特殊,終于讓他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期待。

     像是有一個新世界,為自己打開了大門。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,然后用牙刷尾端在木頭床板上,用力刻下“來過”兩字的凹痕。

     然后他又在自己手臂上擰出了一個青紫色的印子,想要看看如果自己帶著傷返回地球會有什么變化。

     倒計時。

     10.

     9.

     8.

     7.

     6.

     5.

     4.

     3.

     2.

     1.

     世界再次破碎了,那熟悉的黑暗終于來臨。

     回歸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距離月票前十,只差800票了,沖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感謝幻羽同學成為本書白銀大盟,老板大氣,老板福如東海壽比南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