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、送別


    口琴的旋律很動聽。

     而且那口琴聲里好像夾雜著莫名的韻律,超越了尋常的音樂。

     就像是昨夜,夢魘帶給慶塵的感覺一樣。

     可是當所有囚犯都沉浸在美妙音樂里時,慶塵卻根本無法壓制自己內心里的驚訝與震撼。

     因為他聽過這首曲子……送別。

     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。

     慶塵瞳孔漸漸收縮,這不是穿越后的世界嗎,為何也會有送別這首歌。

     他曾在見到機械文明的那一刻,以為這里與地球應該毫無關聯。

     可現在看來他錯了,難道這里是地球的未來?

     慶塵開始搜索腦海中的記憶,試圖從他昨天記下的閱讀區書籍里尋找線索。

     可是結果讓他再次失望了,那些心靈雞湯和哲學并不能幫助到他。

     口琴聲停歇了,18號監獄里再次傳來喧嘩聲。

     某一刻,慶塵忽然覺得這座監獄就像是一個斗獸場。

     一扇扇合金閘門背后關著的,是一頭頭代表著各種欲望的鋼鐵怪獸。

     待到閘門打開,他不再像第一天那般生澀與警惕,而是直接越過列隊的囚犯們,徑直的朝樓下廣場走去。

     擅自行動沒有招來天穹上的無人機,也沒有機器警衛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 剛到餐廳外面,林小笑便笑瞇瞇的和他打起了招呼:“早上好呀……沒睡好嗎?”

     此時慶塵頂著兩個黑眼圈,他冷冷的看著林小笑,心說我能不能睡好,你心里不清楚嗎?

     有人說一個夢最長只有八分鐘時間,相對整個生命來說極其短暫。

     然而慶塵昨天結束夢魘以后數了一下自己的倒計時,那個夢魘竟是困了他兩個多小時,他在夢魘里完全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。

     而且,從夢魘里脫困之后,他躺在床上又思索了很久的事情,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慶塵雖然有過目不忘的能力,但他本質上仍舊是個普通人,和林小笑這種特殊人群是不一樣的,沒辦法熬了大半夜第二天還能生龍活虎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看了一眼慶塵的面色說道:“一般人從夢魘里出來都會大傷元氣,萎靡不振大半天時間,不過你比較特別,在夢魘里掙脫了小笑的控制拿起來了匕首,今天還能站著就已經很了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在他對面坐下,竟是開門見山的問道:“怎么成為像他一樣的人?”

     李叔同笑了:“你倒是直截了當,不過你不能走他的路,反而更適合走我的路。”

     這話一出,慶塵分明感覺到葉晚與林小笑的表情都出現了異樣。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他忽然感覺氣氛嚴肅了一些,就連那只打盹的大貓都抬起頭來看他。

     他很想問問李叔同的路,到底是什么路。

     可是從路廣義對李叔同的態度來看,這位在外面可能是非常有名的人物,那就應該有很多人知道李叔同所指的路是什么。

     而自己是一個穿越者,說點亂七八糟的碎碎念還可能沒事,但問出很沒常識的問題,就很致命了。

     慶塵跳過疑惑,再次問道:“怎么才能走你的路?”

     “你別誤會了,”李叔同笑了。

     當李叔同笑起來時,歲月在他眼角留下的痕跡才能讓慶塵意識到,對方的年紀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大。

     李叔同繼續說道:“葉晚和林小笑是因為遇見我的時候有些晚了,所以沒法走我的路。而我現在雖然欣賞你,但還不夠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了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這才合乎情理。

     他覺得,若是有人對自己一見如故然后傾囊相授,那對方可能很有問題。

     自己面對的可能不是機遇,而是危險。

     不過對于慶塵來說,能夠接觸到那神秘世界的邊緣,就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 那是他以前做過白日夢、地球上不曾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 現在自己距離那些,已經很近了。

     “怎么樣,今天還下棋嗎?”李叔同看向慶塵:“我看你精神狀態很不好,要不就休息一天吧。下棋這種事最講究的就是棋逢對手,若是趁你狀態不好贏了,那也沒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隨著囚犯們列隊打飯、吃飯,餐廳里自由行走的囚犯越來越多了。

     今天有些不同,很多囚犯一邊吃一邊關注著慶塵這邊的動靜。

     甚至還有些人端著餐盤站起來吃,目光緊緊盯著棋盤。

     其實在場囚犯能看懂象棋的人并不多,這本就是個脫離時代的娛樂活動了。

     只不過李叔同喜歡,那大家就有關注的必要。

     萬一自己也有下棋天賦,被李叔同看重了呢?

     當然,這只是一種暢想,更多人關注棋局,還是因為太閑了。

     以前李叔同自己一個人看殘局,沒人敢盯著這邊看,現在有慶塵對弈,氣氛似乎輕松了許多,葉晚也不再拿目光刮人了。

     一旁,連路廣義也興致勃勃的看著,他身后還跟著一群人宛如眾星拱月似的。

     路廣義對此非常享受。

     棋盤兩側,李叔同等著慶塵回復,而慶塵則站起身來平靜道:“不用休息,投驅帝庭殘局,車二平五、車五進七、炮二平八、車五平六、兵四進一。”

     象棋本是你來我往的對弈,但慶塵這次干脆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每一步棋,像是已經料定了李叔同會配合自己走棋似的,直接將棋局推演到了終章。

     慶塵的紅車入局吸引黑將,與最終兵四進一相呼應,構成絕殺。

     這是常人難以想到的精妙一手。

     其他人或許不知道慶塵在說什么,但李叔同一定懂。

     想要破投驅帝庭這一局,就只有這一條路可走!

     李叔同抬頭看了慶塵一眼,便將自己黑方老將倒扣在棋盤上:“我還以為你精神狀態不太好,我贏了算趁人之危,沒想到是我多慮了。”

     人群里,路廣義的小弟聽到路廣義喃喃道:“又贏了,這也太帥了吧。別管是在哪方面贏的,只要能贏李叔同這樣的人物一次一輩子也都值了啊,我也想學象棋!”

     那群剛剛被收攏的小弟有些不明白,路廣義為何也會對象棋這種東西感興趣。

     要知道,路廣義雖然武力值在18號監獄里出類拔萃,但文化水平絕對是墊底的那一撥。

     這時,慶塵看著李叔同問道:“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感謝李東澤、跳舞的劍、電電電電電電電同學成為本書盟主,老板們大氣,老板們福如東海壽比南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