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、要用火


    林小笑就是給慶塵制造夢魘的人。

     這個世界也從來都不是只有機械文明,它延續至今,一直都還有更加神秘的文明存在。

     而今晚,林小笑制造這個夢魘,完全是聽了李叔同老板的指令,想要試試慶塵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。

     當下這個名叫“雙鬼困境”的夢魘,林小笑是想試一下慶塵的膽識與抗壓能力,結果他沒想到,慶塵的反應似乎已經不能用膽識和抗壓能力來評判了。

     他忽然意識到,這個少年在危機降臨時,一定會用最兇狠且最冷靜的態度去面對。

     此時此刻的慶塵沒有絲毫顫抖,也沒有普通人奮起反抗時的血勇之色,身上所凝聚的只有二字,冷靜。

     可是林小笑想不明白,他明明在阻止對方拿起匕首來著,為何對方突然脫離了夢魘的束縛。

     要知道,這里可是他林小笑的主場啊。

     這時,慶塵已經知道自己不用去樓上殺人了,他對著空曠的客廳說道:“林小笑?”

     夢魘未散,林小笑穿著警察制服從樓上笑瞇瞇的走了下來:“奇了怪了,你在這夢魘里竟然還能保持清醒,老板的眼光沒錯,你確實有許多過人之處。”

     “為什么?我好像并沒有冒犯到你,”慶塵不解。

     “因為老板看重你,所以我得知道你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,不過現在看來,夢魘可能對你沒什么作用了,”林小笑坐在樓梯的最后一階解釋道。

     “這是你的特殊能力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是的,”林小笑聳了聳肩膀:“就像是你有過目不忘一樣,我也有我的能力,這倒沒什么好隱瞞的。”

     慶塵一時間覺得,這個世界在他的腦海中越發神秘起來。

     機械學與神秘學共存的世界并沒有讓他感受到害怕,反而讓他越來越感興趣。

     而當下發生的這一切,可能就是李叔同等人在這座監獄里地位超然的原因。

     慶塵想要探索這一切,更想要擁有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見慶塵思索不語,便主動問道:“你是慶氏集團的人嗎?”

     慶塵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反過來發問:“是因為對我身份的猜測,才給我特殊待遇?為什么機器獄警不管你們?”

     “自然是因為老板足夠特殊,機器獄警才不管我們,”林小笑說道:“你不用轉移話題,說回你的身份吧,晚上我找到了你和路廣義交談的監控視頻,他是慶氏安排進來的,又急于和你取得聯系,所以我很確定你就是慶氏集團的人。”

     慶氏集團……慶塵記下了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 他這時反而放松了下來。

     對方在這監獄里手眼通天,自己與之相比就像是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子一樣。

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也就不用太緊張了。

     因為,對方摸清楚自己情況以后還愿意繼續接觸,那就說明對方也有訴求。

     慶塵坐在破爛的沙發上,凝聲問道:“既然你們篤定我是慶氏集團的人,為何還要伸出橄欖枝?”

     “我們組織又不講出身,只要志同道合,誰都可以加入,”林小笑笑瞇瞇的說道:“當然,得夠格才行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怔了一下,對方做這一切,其實是在考核自己是否夠格加入?

     他還以為對方是想要和自己背后的勢力合作。

     “你們要招攬我?”慶塵疑惑道。

     “我也沒說你現在就夠格了,說實話我覺得你和我們并不是一路人,”林小笑說道:“但老板說了,一個組織里什么樣的人都得有,遠見的鷹,鎮山的虎,善戰的狼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用處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在你們組織里是什么樣的角色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林小笑不想回答,當即故作神秘一笑:“你猜?”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說道:“生產隊的驢?”

     林小笑:“???”

     什么玩意?

     還不如劃水的魚!

     此刻林小笑赫然發現,對方在面對這未知的夢魘、未知的自己時,竟已完全放松下來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 這少年才17歲。

     林小笑好奇道:“慶氏安排路廣義進來搞了這么大陣仗,然后又安排你進來,你們到底想要做什么?或者說,想要找什么?”

     慶塵心里在想,我要說我也不知道自己進來干什么,你肯定是不信的……

     這事……你得問路廣義啊……

     說實話,慶塵這會兒也暗自思忖,自己是不是該找路廣義弄清楚前因后果?

     只不過想到路廣義那話嘮加舔狗的模樣,他又有點頭疼。

     “不想說也沒關系,我遲早會弄明白的,”林小笑說道:“行了,早點休息吧,明天早上你還得陪老板下棋呢。”

     話音剛落,慶塵眼睛一黑便脫離了夢魘,他從牢房地板上緩緩爬起,躺在冰冷的床上不知道想著什么。

     他看著那扇厚重的合金閘門,門外是冰冷又神秘的世界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回歸倒計時20:59:21。

     回歸倒計時20:59:20。

     清晨,李叔同如往常那樣坐在餐桌旁,靜靜的看著一副殘局。

     此時還沒到囚犯們出監舍的時間,整個監獄都靜悄悄的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蹲在椅子上說道:“老板,我昨天晚上用雙鬼困境試探他來著,您猜怎么著,他直接就要提刀先殺一個……這殺性也太重了吧。”

     葉晚皺眉:“說了讓你適可而止的,普通人進雙鬼困境很容易崩潰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放心,”林小笑沒好氣道:“我壓根就沒進行下去,而且你不知道,那小子竟然能在夢魘里脫離我的掌控。”

     “哦?”李叔同抬起頭來:“我確認他只是個普通人而已,一個普通人能在夢魘里脫離你的掌控,這倒有點特殊了。”

     這下,就連桌上閉目養神的大貓都奇怪的看了林小笑一眼。

     葉晚問道:“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“不清楚,”林小笑搖頭。

     “可能是自身意志足夠強大吧,”李叔同沒有深究此事,能夠掙脫夢魘束縛的,也不止慶塵一人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蹲著說道:“老板,我還是勸你慎重考慮一下吧,慶塵這小子殺性很重,跟我們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忽然笑了起來:“我們為了這份事業死了那么多同僚,連你我三人都被困在這座監獄里。所以你要明白啊小笑,我們不能用溫柔去應對黑暗,要用火。”

     說著,李叔同的神色竟是有些黯然了:“葉晚,把口琴給我拿過來。”

     快要開飯了,監獄里漸漸喧嘩起來,鋼鐵野獸們在合金閘門里吵鬧的聲響,猶如熱鍋里的開水漸漸沸騰。

     可是監獄的廣場上面忽然響起悠揚的口琴聲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 囚犯們拍打牢房門的聲音漸漸停歇了,所有人都靜靜的聽著,像是有人用清泉淋入了干涸的荒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