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、壹


    3102名服刑人員,現在要么去玩弄新人了,要么就在娛樂區呆著,還有一少部分在健身器械區擼鐵,大家似乎對閱讀都不是很感興趣。

     以至于此時的李叔同、林小笑、葉晚顯得有些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 林小笑嬉皮笑臉的蹲在一張椅子上,光著雙腳,他的鞋子散落在旁邊。

     葉晚則端端正正的站在李叔同身后,目光時不時的打量著周圍。

     這林小笑眉清目秀的一看便特別機靈,而葉晚則相對壯碩一些,臉上也多了一些剛毅。

     一個更像是書童,而另一個則更像是保鏢。

     林小笑見李叔同看完新聞了便說道:“老板,那少年沒有幫其他新人。”

     李叔同點了點頭:“不幫才是正常的,他下棋時殺伐果斷,對自己都能斷臂求生,更何況是對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下棋歸下棋嘛,在棋盤上讓我棄子我也敢啊……那老板您明天還要繼續跟他下棋嗎?”林小笑想了想問道。

     “下啊,”李叔同笑了笑說道:“不跟他下,難道跟你們兩個臭棋簍子下?”閱讀區里,李叔同正坐在長長的木桌旁邊,手里拿著一個嶄新的閱讀器認真看著,里面赫然是今早的各種新聞。

     那只碩大的貓此時再次趴在桌上睡了起來,仿佛貓生的意義就是在不同的地方睡覺一樣。

     這閱讀區就像是一個小型圖書館,可是這里的“書架”上并沒有紙質書籍,而是一部部正在插槽里充電的閱讀器。

     書架當中是數十張長桌,足以容納近千人,可此時卻空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 葉晚在旁邊用厚重的聲音說道:“我比林小笑要強一點。”

     “但也強不到哪去,”李叔同看向葉晚,并用手指點了點閱讀器上的新聞:“陳氏集團抓到的那個郭虎禪還記得么,審判流程已經走完,這幾天應該就會移交到這座18號監獄,到時候你跟他接觸一下。”

     葉晚點點頭:“以前就跟他打過一次交道,這人雖然不好相處,但起碼還能溝通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李叔同點點頭,又轉眼看向林小笑:“今早那個少年崩潰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“我觀察了很久,總覺得有些不對勁,”林小笑分析道:“看起來那少年像是崩潰之后胡言亂語,可他說起洛城與永利集團字眼的時候,分明特別篤定,好像確有其事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 “他的身份?”李叔同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查過了,在外面也就是個中學輟學的普通社會閑散人員,他跟著18號城市的黑虎組織做機械義肢買賣,涉嫌非法搶奪機械義肢但沒有證據,最后用偷稅漏稅的罪名給送進來了,過去的所有生活經歷都能查到,但他說的洛城和永利集團,真的打聽不到,”林小笑說道。

     誰也沒見林小笑去查過什么,但他好像只用了一個小時時間,就把那崩潰少年給查的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 這才是最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 李叔同說道:“繼續關注吧,這少年一定有其他的問題。另外,跟我下棋的那個是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 林小笑說道:“您這盤棋才剛下完呢,我還沒來得及查,午休之前就能給您答復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”李叔同一邊點頭一邊繼續翻看閱讀器。

     林小笑悄悄打量了李叔同一眼,他忽然意識到,這位老板對那少年上心了。

     正在他準備繼續說點什么的時候,林小笑轉頭看向閱讀區外面,此時慶塵正緩緩走來,認真細致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。

     只見慶塵先打量了一下李叔同這邊,然后嘗試著從“書架”上輕輕抽出一支PAD似的閱讀器,按下了開機鍵。

     慶塵盯著屏幕。

     如果說有什么方法能夠快速了解這個世界,那么一定是閱讀這個世界的書籍。

     他沒想到,這個世界竟然連紙質書都淘汰了,剩下的都是電子產品。

     不過,這閱讀器開啟后竟不是操作界面,而是登錄界面。

     一旁的林小笑走過來輕笑道:“第一次來監獄吧,想用這閱讀器,得先用你的服刑編號注冊一個賬號。等你登錄之后,里面會顯示你近期的閱讀軌跡,有屬于你的書簽,以及設定好的閱讀習慣、字體大小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心說這玩意還挺人性化的。

     “對了,它還有內置的人工智能語音,你喊它的名字,可以幫你找到想要尋找的內容,比如這樣,”林小笑也抽出一支閱讀器說道:“壹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在,”閱讀器里有好聽的女性聲音響起,慶塵記得這個聲音,與監獄堡壘里通知開飯的聲音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 公式化的語氣,卻不會令人覺得僵硬。

     林小笑對閱讀器說道:“幫我找到《褐色》這本書。”

     “好的,已幫你找到《褐色》,”人工智能‘壹’回應道。

     “看,”林小笑將自己手里的閱讀器遞給慶塵,那部名叫褐色的書已經打開了頁面。

     慶塵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囚服,編號010101。

     待到注冊好之后,慶塵看向林小笑:“哪里能看新聞,就是那位手里的那種。”

     林小笑回頭看了一眼自家老板手里的閱讀器,然后笑了起來:“別想了,你的閱讀器賬號沒有聯網權限,連我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 慶塵心中了然,看來李叔同在這監獄里的地位確實超然脫俗。

     就像對方能在監獄里養貓一樣。

     他不再多說什么,而是道謝之后便低頭看起自己閱讀器里的內容。

     林小笑回到李叔同身邊,若有若無的打量著慶塵。

     可是他忽然發現,慶塵的閱讀器翻頁極快!

     一般情況下閱讀器一頁是800字,正常人閱讀下來最起碼也得需要一分鐘吧?但是,慶塵翻頁的頻率卻是兩秒!

     林小笑低聲對李叔同說道:“老板,他根本就沒認真看閱讀器,可能就是想靠近過來,混一個跟您相處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要多事,”李叔同頭都沒抬的說道:“不要小看別人活下去的求生欲,如果把你和他互換角色,你恐怕比他還要急切。小笑,要學會換位思考。”

     林小笑嬉皮笑臉的說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找了個位置坐下,他不停的將閱讀器內容記下,然后快速翻頁,這么一看就是三個多小時,甚至連坐姿都沒有換過一下。

     對于別人來說閱讀可能是茶余飯后的消遣,但是對于他來說,就是了解這個世界并存活下去的途徑之一。

     閱讀器上的內容明顯是被精心挑選過的,重要信息幾乎沒有,95%的內容竟然都是哲學與心靈雞湯……

     但是沒關系,現在任何信息對他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 慶塵從來都是一個珍惜機會的人。

     快到午飯時間,李叔同終于放下了手中的閱讀器,將自己賬號退出登錄。

     一旁葉晚心領神會的接過閱讀器,將之放回到書架上的插槽里。

     這葉晚與林小笑,就像是李叔同身邊最親近的隨從。

     李叔同起身時看了慶塵一眼,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了,那少年看書之專心,似乎連他起身都沒有察覺,不像是在演戲。

     他忽然問道:“上一頁第三行是什么內容?”

     這聲音溫潤如玉,說話時就像是讓人突然置身古香古色的茶室里,聽著長者的尊尊教誨。

     “當秩序成了混亂的時候,就不得不用混亂來維持秩序,拯救法律了,”慶塵抬頭說道。

     葉晚從慶塵手里拿過閱讀器,翻開上一頁:“老板,沒錯。”

     這一刻,慶塵突然看到桌子上的大貓睜開眼睛,他分明感覺對方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詫異。

     就好像……對方一直都能聽懂所有人的交談,也驚異于慶塵的記憶能力。

     李叔同聽到葉晚確認后愣了一下,繼而招呼大貓笑著離開了:“更有意思了,走吧該開飯了。”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慶塵總覺得李叔同走路都有種獨特的氣質,輕飄飄的白色練功服晃動間,像是踏在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