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、過河的悍卒


    在中年男人抬頭之前,慶塵以為對方聾了,身邊這么大的動靜,竟然一點都沒影響到他。

     然而在中年男人抬頭之后,慶塵幾乎以為自己聾了,因為原本嘈雜的廣場竟是一瞬間安靜下來,沒有多余的一點聲響。

     周圍人群里眼中的驚訝神色,還有一些莫名的情緒,就像是在為中年男人的身份做著襯托。

     因為以往這中年男人從來沒有理會過別人的求助。

     忽然間慶塵松了口氣,因為這一切都證明,他賭對了。

     中年男人并沒有對他說什么,而是平靜的推動了棋盤上紅方前卒,進一。

     而中年男人自己所持的黑方,則選擇了象五退七,殺掉了那剛剛悍拱的卒子。

     慶塵在遠處靜靜的看著棋盤,這四寇擒王殘局是地球上也算有名的殘局了,有兩種布局形式,他面前則是其中更兇險的那一局。

     所謂殘局,一般是指黑方必勝,紅方連和棋都做不到,若是和棋,就算是把這殘局給解了。

     但是,慶塵并不滿足于和棋。

     四寇擒王這殘局有些奇特,紅方四悍卒已經飛渡楚河來到底線之處,并且雙車均在。

     局勢看起來彼此好像是勢均力敵,然而事實上這殘局步步殺機、處處陷阱,黑棋只需一步便能贏棋,紅方卻只能疲于奔命的,一不留神就會以為自己勝券在握,結果被反殺。

     這是看似充滿希望,卻能讓人一點點陷入絕望的死局。

     “繼續,”中年男人平淡道。

     慶塵說道:“兵二平三。”

     中年男人眼睛一亮,這時候他似乎真的來了興趣,竟是懶得去撥弄棋盤,直接閉上眼睛與慶塵推演盲棋:“將六進一。”

     慶塵也閉上了眼睛:“后車進四。”

     “象七退九。”

     到第六回合時,慶塵突然說道:“車一進七!”

     那中年男人閉上的雙眼竟是再次睜開了,他驚訝的看著慶塵:“象五退七。”

     前五步時,彼此來來往往平淡無奇,可是到了這第六步之后,雙方竟開始步步換子!

     你殺我!我殺你!血流成河,哀兵遍野!

     雙方在棋盤上之果敢與決斷,都極其殘酷。

     兩人宛如戰場上最冷靜的將領,為了最后的勝利不惜犧牲一切。

     四寇擒王之局,竟硬生生讓兩人殺出了一股武勇之氣,然而在這武勇背后,是雙方深沉的算計。

     開局時,慶塵這邊紅方明明是過河四卒看起來更加兇悍,可他卻將四卒一一舍棄來換取其他謀劃,唯留最后一枚!

     車一平四。

     將四平五。

     炮四平五。

     車三平五。

     第十五步,慶塵直到這時終于長長吐出一口濁氣:“兵五進一!”

     圖窮匕見。

     擒王!

     也是直到這一刻,四寇擒王的殘局解棋才終于迸發出難以言喻的魅力,彼此之間在楚河漢界上消殺相解的局勢,竟讓中年男人感覺像是真的在戰場上與謀士對壘一樣。

     這棋,每一步都兇險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 最讓中年男人驚奇的是,眼前少年的年紀并不大,卻在棄子換局的時候沒有絲毫猶豫。

     不拋棄不放棄固然重要,但戰爭就是戰爭,戰爭怎么可能沒有犧牲?

     他靜靜的看著面前少年,對方也在與他對視,面色凝重而又倔強。

     似是要在這絕境中,廝殺出一條生路來,開辟一段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 他明白了,自己是在下棋,對方是在鋼鐵猛獸環伺的環境里求存,本身態度就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 沒人注意到,就是這一刻,這監獄堡壘里210臺監控攝像,竟是有81個都直接轉向了慶塵。

     那監控攝像的黑色攝像頭里有漩渦收縮著,似乎是要對焦慶塵的臉部。

     誰也不知道這監控攝像的背后,是誰在聚焦。

     中年男人笑了笑把黑方老將倒扣在棋盤上:“有點意思,這年頭會下象棋的人不多了,明天繼續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他背著手朝圖書區走去,留下那棋盤在餐桌上誰也不敢亂動。

     那桌上的灰色貓咪站起身來,靜悄悄的跟在中年男人身后。

     貓咪團臥的時候像是一只毛球,看起來并不大。

     然而這一伸展開來,慶塵才發現這貓體型碩大竟有一米多長,異常矯健。

     尋常貓走路都輕飄飄的被人叫做貓步,這只貓卻走出了一種老虎的姿態。

     廣場上所有正在關注著這里的人都愣住了,這殘局竟是被少年給贏了?

     說實話他們也不懂象棋,到后來雙方下盲棋,他們就更聽不懂了。

     這個時代里娛樂活動太多了,每一種都比象棋來的更加刺激、更加有樂趣。

     他們可以用芯片來直接獲取快感,還能將意識登入虛擬網絡,這是個快樂非常廉價的時代,下象棋的人少之又少,下的再好你還能下的過人工智能嗎?

     然而,他們對慶塵贏下中年男人的驚詫點在于,在他們眼里那個中年男人怎么會輸?

     不管是下棋還是戰斗,對方怎么會輸?

     說實話慶塵也有些奇怪,這個中年男人明明連機械肢體都沒有,連他身邊的兩個隨從也沒有,為何在這鋼鐵猛獸橫行的監獄里,威望如此之高?

     之前攔著慶塵的那個年輕人對他眨眨眼睛:“厲害啊,我叫林小笑,他叫葉晚,咱們明天見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便和另一名叫做葉晚的年輕人一起,跟隨中年男人步伐離去了。

     慶塵此時甚至還不知道中年男人叫什么,只知道了兩名隨從的姓名,但現在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了。

     廣場上凝結的氣氛,直到剛剛那位中年男人帶著葉晚、林小笑全都去了閱讀區,才終于緩緩活絡起來。

     剛剛在招待新人的囚犯,還在不斷拉扯著新人進入囚室,包括他在內總共有12名新人,已經被拉進去了9人。

     這時候慶塵再看向那些囚犯,卻已經沒有人再打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 忽然,有一名裝載著機械腿的青年跑到慶塵面前,倉惶的說道:“咱們都是剛進來的,你幫幫我,我以后都聽你的。”

     周圍囚犯都冷冷看著,他們現在還有點摸不清狀況,慶塵肯定是不能動了,但如果這少年想要保其他新人,那他們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 然而,慶塵對這青年所言充耳不聞,面色平靜的好像什么都沒聽見似的。

     囚犯們笑了起來,硬生生將這青年給拉走了。

     只聽青年大吼:“我舅舅是17號城市長鳴公司的理事,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 還沒等他把話說完,其他囚犯哄笑起來:“除了五大公司,其他公司不值一提,別說你了,就算你舅舅來到這座監獄堡壘里都得老老實實的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默默的聽著這一切,汲取著一切有用的信息,他剛剛在甄別這些新人的身份,想要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地球人隱藏其中。

     他自己穿越過來,完全沒有屬于這個世界的記憶,到現在他連自己被判了多少年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 慶塵相信其他人也沒有記憶,所以像這位青年能說出獄外人際關系的,恐怕都不是自己的“同鄉”。

     12位新獄友里,地球人應該就只有那崩潰少年和他了。

 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慶塵一點沮喪的感覺都沒有,反倒有些期待自己已經截然不同的……人生。

     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     這句話聽起來就很有誘惑力。

     當你自己的生活已經是一團糟了,這時候有人擺在你面前一個按鈕說:按下這個,會有一段不同尋常的人生。

     但是按下之后會有兩種可能。

     可能更好。

     也可能更壞。

     你按不按?

     慶塵覺得自己應該會按。

     在地球上,他好像一直都是一個多余的人,父親嫌他累贅,母親有了新的家庭,親戚們也很少與他往來。

     慶塵已經獨自過了兩個春節了。

     所以,如果說你過去的人生里都是灰暗,那么,不管新的世界有多么危險、未知、恐怖,都會令人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 這個世界是不同的,從地球來到這里對于慶塵而言,像是人生叛逆里的一次冒險,又像是一場隔絕過去的解脫。

     如果沒有這場有關倒計時的變故,他應該會好好考學,努力養活自己,然后依靠自己獨特的記憶力考一個很好、很遠的大學,永不回來。

     可是,那樣的生活好像依舊沒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他相信地球上與他一起穿越的人并不多,就算有幾千、幾萬,相比于總基數而言都是很小的一個比例。

     這讓他感覺,自己是特殊的。

     倒計時39:31:29.

     慶塵默默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,他要把自己能看到的信息全都記錄下來,等獨自回到囚室后就可以慢慢進行分析。

     廣場旁邊的一處合金閘門上方,正有一塊藍色的全息投影顯示著跳動的時間,AM8:29.

     那立體投射出的全息影像看起來如此新奇又醒目,上午8點29分。

 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青年趁其他人轉移了注意力,才突然走到慶塵身邊低聲說道:“您終于進來了,果然如傳說中一樣好看,我就是路廣義,慶言安排我三個月前進來的,您叫我小路就行。”

     慶塵:“???”

     他愣了一下看向對方。

     這叫做路廣義的青年大概24、5歲的模樣,寸長的黑色頭發,右手臂與左腿都裝載了機械肢體,眼部還有機械眼睛,慶塵甚至能看到對方眼睛里有螺旋狀的紋路在變換焦距。

     這一身機械肢體與大部分服刑人員不同,不論是流線造型還是材質,都看起來就十分精良。

     慶塵搜索著記憶,追溯對方的行為軌跡。

     這時候慶塵才發現,路廣義在一個多小時內竟然看了自己21次,這還是對方在自己視野里的次數。

     慶塵不知道此人是誰,可對方這說話的語氣,分明就是認識自己的,而且用的還是敬語。

     聽路廣義的意思,自己進這監獄堡壘好像也是另有所圖。

     但慶塵怕敗露自己穿越的事情,所以暫時不想與路廣義有太多交集:“我暫時還不需要你幫忙,有些事情我自己做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路廣義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:“不行不行,我必須把您給伺候好嘍。”

     慶塵也搖頭說道:“誰的人格也不比誰高貴,你不必用伺候這種詞語。”

     此時路廣義諂媚的說道:“別啊,您以后盡管使喚我,您就當我是您的舔狗,舔.腳的那種!”

     慶塵無語了,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才會說出這種毫無底線的話:“那我要是有腳氣呢?”

     路廣義一點也不害臊的說道:“那我能給您舔好!”

     慶塵沉默了半晌:“……牛逼。”

     饒是他非常克制著自己不要亂說話,也忍不住感慨了。

     慶塵現在都有點懵了,自己這明明是身體、意識一起穿越過來的,為何會有如此詭異的過往人際關系?

     也就是說,在這個世界的人們眼里,自己真的在這個世界生活了那么多年?

     路廣義見慶塵不說話,便低聲說道:“今天早上我還在想您為何沒有第一時間來找我,結果您是打算以新人身份去接近李叔同,太高明了。在這18號監獄堡壘里,如果能夠得到李叔同的幫助,我們的計劃會更加順利。”

     慶塵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什么計劃。

     你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?!

     路廣義像是自言自語似的繼續說道:“我這邊進來已經三個多月了,并為您收攏了一批可以用的人,您放心,他們不會掉鏈子的。”

     青年說話嘰嘰喳喳的。

     慶塵感覺這路廣義似乎有點話癆,而他只是默默的聽著,也不知道該作何回應。

     這就像玩“誰是臥底”時你拿了一張空白牌,得等大家發完言了才能說話,不然別人拿的詞條都是“尿”,你第一個發言說能喝,這會出大問題的。

     他在腦海里搜索了一下,發現早飯的時候,路廣義身旁就若有若無的圍繞了上百人,其中每個人都裝載了機械肢體。

     看來,這些人就是路廣義進來后收編的“手下”了。

     路廣義見慶塵仍舊不說話,于是再次低聲問道:“不過,您也要小心李叔同,與這種人相處就像是與虎謀皮,搞不好會讓我們陷入被動的……抱歉,我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 這時候慶塵意識到,對方說的李叔同,恐怕就是那位中年男人了。

     路廣義見自己一進來就立馬去找李叔同下棋,結果錯以為自己是帶著使命來的。

     不過自己接近李叔同,可不是為了什么狗屁計劃,而是為了活命。

     “您這次帶了什么指示進來?”路廣義忽然問道。

     慶塵緩緩轉頭看著青年:“打南邊來了個喇嘛。”

     青年:“???”

     慶塵沒再理會他轉身就走,只留下路廣義呆在原地怔然道:“打南邊來了個喇嘛?什么喇嘛?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六章已發,求推薦求月票

     感謝南庚辰、羊駝小兇許、神隱、百里彤雲、孤孤孤寡寡寡成為本書盟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