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、不止一個


    回歸倒計時47:59:58.

     回歸倒計時47:59:57.

     穿越了嗎?

     所以倒計時的盡頭就是穿越到另一個時空,而回歸倒計時是指,回去的時間。

     想到這里慶塵先松了口氣,能回去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 雖然那邊也未必會有人惦記他,母親有了新的生活,顧不上惦記他,父親……應該在看守所呢。

     所以應該也顧不上惦記他。

 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自己還是想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 而現在他所要做的事情,就是在這48小時里好好的活著。

     那么……現在是倒計時第一天。

     慶塵開始重新審視眼前的這個“新世界”。

     當世界重新拼湊起來的那一刻,慶塵看到自己身上的囚服,便瞬間明白了自己的處境。

     他身處一間灰色晦暗的屋中,除了一面充滿了科技感的合金閘門外,其他地方是完全封閉的墻。

     90公分寬的門上有著一扇小窗戶,但現在窗戶是關閉的。

     囚室是單間,里面只有一張床,上面鋪著一層薄薄的床單。

     旁邊還有一個置物架子,架子上除了被子、牙刷、毛巾之外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 囚室墻壁是灰色的,可讓慶塵不能理解的是,這灰色的墻壁在外面微光照亮下,分明在散發出金屬的光澤。

     金屬墻?

     慶塵坐起身子怔怔的撫摸墻壁,什么地方才會使用這種不計成本的建筑材料?

     很明顯,這里不屬于他曾經認知的那個世界了。

     他迅速低頭看向自己手掌,這手掌上的指紋與曾經的他完全一致,就連手上的毛孔位置都半分不差。

     這就是他自己的身體。

     穿梭到這個世界之后,慶塵手里的剔骨刀不見了,自己身上原本的衣服也不見了,但身體確確實實是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 指紋與毛孔位置做不了假。

     慶塵抱著膝蓋坐在床上,他望著厚重的合金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慢慢的,門外開始嘈雜起來,甚至還有人用力拍打合金牢門的聲音。

     慶塵慢慢走到門邊,試圖貼著門聽聽外面在吼叫什么,結果還沒等他聽清楚,合金門便發出了清晰的氣壓傳動聲,門開了。

     他看向門外,門外是一條回型走廊。

     這正方形的監獄堡壘里有七層,每一層都有著密密麻麻排列整齊的囚室。

     外面空曠而又碩大的監獄堡壘里,只有零星的燈光亮著,一扇扇打開的合金門里是昏暗的囚室,像是關著一頭頭野獸。

     慶塵站在門里,似乎他只要踏出這一步,就會走向一個不可知的人生。

     廣闊的監獄里,不知何處的廣播突然響起,里面是一個好聽的女性聲音:“早晨七點整,早餐時間,請所有服刑人員依次隊列,前往餐廳就餐。”

     聲音在監獄堡壘里回蕩著,而慶塵依舊看著眼前的門檻。

     似乎只要他踏出去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 其實他覺得自己從某一刻開始,就已經有所不同了。

     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?

     大概是……當他以為生命只剩下最后兩個半小時,于是就去做了自己最想做卻以前不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自己連親爹都舉報了,還有什么不敢面對的。

     他踏出囚室。

     可下一刻他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 只見外面并不寬敞的走廊里,每個囚室門前都站著一名囚犯。

     慶塵的瞳孔驟然收縮:

     一位老頭佝僂著背部朝他看來,只見對方有眼眶里,竟是一只泛著紅色微光的機械眼睛,對方整個右眼眶都是機械構造,這金屬部件一直延展到右側的太陽穴位置。

     機械眼睛看起來并不精致,甚至還有些粗糙,但不知道為什么慶塵從這只盯著他的眼睛里,感受到了壓迫感。

     似乎,對方正在解析他身上的細節。

     就像是他用記憶力解析別人一樣。

     一位魁梧的中年囚犯,右手臂竟完全由機械組成,對方活動著手指,慶塵還能聽到對方手掌開合時,機械零件轉動的金屬聲。

     那粗壯的金屬手臂,像是虬結的鋼鐵肌肉般,強硬而暴躁。

     這整個監獄要塞里,竟是有一半的人都擁有機械肢體。

     機械文明。

     慶塵腦中蹦出了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 還沒等他繼續思考,卻見隔壁囚室那魁梧的囚犯沖他笑了笑:“喂,新來的,早飯不要吃太多,不然吐出來的時候會很難看。”

     話音一落,走廊上傳出了不少人的哄笑聲:“聽說昨天晚上新來了十二個人,今天可以娛樂娛樂。”

     “這小子身上一點機械肢體都沒有,看樣子在外面也沒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 聽到“新來的”三個字時,慶塵一愣,他還以為對方知道自己剛剛從地球穿越過來。

     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,這“新來的”應該是指他剛進監獄,對方應該是不知道自己地球人身份的。

     而且慶塵皺眉思索著,對方所謂的娛樂,對自己來說恐怕會是一場災難。

     可問題是,自己該如何在這群機械“野獸”之中生存?

     他克制著自己內心的躁動與恐懼,一個普通高二學生面對突如其來的兇狠變故,慶塵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強迫自己不表露任何異樣。

     因為他不知道,如果自己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事情暴露了,會招來怎樣的后果。

     忽然間,對面四樓走廊上有一名少年抓狂起來:“這是什么地方!我要回家!我不要呆在這種鬼地方,你們是什么人!?我是黃濟先,我爸是洛城永利集團的董事長,你們離我遠點!”

     說著,那少年竟是沿著走廊瘋狂奔跑起來。

     其他人并沒有動,就像是看熱鬧似的站在原地觀望,依舊保持著準備前往食堂吃飯的隊列。

     有人有些疑惑:“洛城是哪里?”

     驟然間,慶塵聽到頭頂有蜂鳴聲傳來,他抬頭看去赫然發現高而深邃的天花板上,正有四架如同鐵盒子般的無人機脫離了墻壁,開始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 慶塵目光停留在天花板上,合金材質的墻壁上,竟是整齊的“嵌著”十八臺加特林一樣的六管機槍炮臺倒懸著。

     隨著那慌亂少年的跑動,其中九臺機槍的槍口也在轉動!

     “請停止走動,”無人機上發出女性聲音:“再次警告,請停止走動。”

     緊接著,監獄堡壘里響起女性聲音的廣播聲:“請所有服刑人員原地待命。”

     僅僅十多秒的時間,四架無人機便將那少年死死的堵在走廊某處,每架無人機的正下方都有槍口指著他。

     與此同時,監獄堡壘下方也有閘口打開,9名舉著不知名槍械的機器人正全速進場。

     少年恐懼無比的靠墻跌坐著,而慶塵則冷冷的注視著這一切。

     對方的行為有些過激,但是卻幫助慶塵了解到許多信息。

     機槍、無人機、機器人、機械肢體,無數的信息一時間全部匯入他腦中。

     但令慶塵最詫異的其實是,他看著那少年的一切表現忽然意識到:自己可能并不是唯一一個從地球來到這里的人。

     不是第一個,應該也不是最后一個。

     (第四章求推薦求月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