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、破碎的世界


    在即將迎來危機與變故的時候去拜菩薩,這種行為看起來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意思。

     然而慶塵覺得,手臂上這超自然現象,本身就應該交給超自然的存在去管。

     對于慶塵來說,拜一拜自己也不吃虧。

     他喜歡把準備工作做在前面,不給自己留下遺憾的機會。

     時間為晚上9點半鐘。

     慶塵坐在床上低頭看了一眼手機,臥室里只有這微弱的光,微信里也只有同桌南庚辰發的寥寥數語,再沒有其他人給他發來消息了。

     母親張婉芳的微信頭像安安靜靜的,這讓慶塵有一絲失落。

     當然,也只是一絲罷了。

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著什么。

     其實他并不埋怨母親。

     父親賭博將家里多處房產變賣,還有家暴行為、出軌行為,慶塵一點都不覺得母親主動離婚有什么錯。

     相反,曾親眼看到父親動手打母親的慶塵,甚至為母親的選擇感到高興。

     因為這是正確的。

     在父母離婚前夕,姥姥曾勸母親不要離婚:你一個女人帶著十幾歲的兒子當拖油瓶,以后還怎么成家?誰會跟你再婚?

     聽到這一切的慶塵在父母離婚之際,選擇了跟父親一起生活。

     他記得父母當時錯愕的神情,但慶塵知道這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。

     如今母親開啟了一段新的人生,組成了一個幸福的新家庭,慶塵或許有些失落,但依然很小心翼翼的不去打擾。

     倒計時2:31:12.

     慶塵忽然想到一個問題,如果這是自己人生中最后兩個半小時,那自己應該做什么?

     這個問題其實既嚴肅又浪漫。

     因為它是在問你,你人生中最想做,卻又還沒來得及做、或者不敢做的事情是什么。

     未表達的愛意,相見卻沒見的人,想去卻沒有去的地方,想說卻沒有說的話,都在答案范疇。

     這個問題,直問本心。

     慶塵起身穿上外套,他竟然在這倒計時剩余不多的時候,選擇了再次出門。

     他把自己的破自行車推出家門,騎上之后一路朝目的地飛馳而去。

     秋季夜晚的風有些微涼了,路上的行人漸漸稀少。

     騎在自行車上的慶塵面色平靜,外套的衣袂被橋上的風給向后吹去。

     他這輩子確實有很多遺憾,也有很多不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但今晚他不需要怯懦與畏懼,只需要勇氣。

     某一刻慶塵在想,如果自己真的要死于今晚,那就也該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完才對,他沒有時間了。

     他先去了牡丹大酒店,又去了洛城大酒店,還去了洛印家屬院,但是那里都沒有他想找的人。

     慶塵騎著自行車一路穿過小巷,馳過七里河橋,來到了一棟居民樓下。

     當他看到樓下停著的那輛熟悉的破二手摩托車,又聽到二樓的搓麻將聲……

     然后拿起手機撥了110:“喂警察同志您好,我要舉報洛澗區龍騰小區,17號樓2單元201室,有人聚眾賭博。”

     電話對面的接警工作人員似乎愣了兩秒,然后才反應過來:“好的,我們現在安排出警。”

     直到這時候,慶塵才放下心來,轉身便騎著自行車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 念頭通達了。

     到家,慶塵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白色紋路,倒計時1:02:21秒。

     他開始重新檢視自己的準備工作。

     等等,自己要在家里迎接那一刻嗎。

     以前慶塵看過一部恐怖片,故事講的是主角碰到了臟東西,結果就會有鬼在每天半夜12點的時候找到他。

     然后主角東躲XC的,甚至還躲到深山老林里,卻總是能被鬼找到。

     那時候慶塵就在想,這主角為啥不去人多的地方呢?

     雖然鬼很厲害,但一般情況大家在人多的地方都會更有安全感啊。

     比如主角可以去個夜店呆著,等半夜12點鬼找上門的時候,夜店里幾百人在轟鳴的音樂聲里甩著腦袋,怎么看都感覺應該是鬼更害怕一些啊……

     所以慶塵想到這里就開始思索,自己是否也應該去個人多的地方?

     再或者,他可以直接去洛城的白馬寺啊……畢竟那里有菩薩。

     不僅有觀音菩薩,還有文殊菩薩、地藏王菩薩。

     也很有安全感的樣子。

     然而慶塵最終還是選擇留在家里,他覺得相比起妖魔鬼怪而言,倒計時結束的時候,更有可能出現喪尸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 真要是出現這玩意,那他去人多的地方跟找死沒啥區別,另一方面,菩薩好像也沒有處理這種事情的業務。

     慶塵已經在家里備了物資,如果真是喪尸來襲,那他還能躲家里頂一陣子。

     倒計時00:31:49。

     最后的半個小時里慶塵將書桌上的臺燈打開,安靜的寫下了一封遺書留在桌上。

     如果他死于今日,或許未來某一天家人與朋友還能看到他最后想說的話。

     如果他沒死,那他的人生或許將是另一番天地了。

     倒計時00:00:12。

     寫完遺書之后的慶塵端坐起來,他右手中緊緊的握著剔骨刀,清澈的眼睛里,瞳孔頓時收窄。

     越是最后一刻,他的情緒便越發的寧靜。

     就像是海嘯在即將吞沒孤島的一剎那靜止了,海面之下也沒有暗流涌動,只剩下深沉的思考與熾烈的勇氣!

     10……

     9……

     8……

     7……

     6……

     5……

     4……

     3……

     2……

     1.

     沒有鬼怪,沒有喪尸,沒有災難。

     慶塵靜靜的看著自己周遭時間陷入靜止,他手機上的時間像是永遠停留在了12點0分0秒之上。

     墻壁上掛著的時鐘秒針突然不再跳動,窗外的光也不再搖曳。

     他站起身來,凝固的時間好像被他起身的動作給打碎了似的,眼中的世界宛如鏡子般碎裂開來。

     慶塵提著手中的剔骨刀環視四周,書桌沒有了,屋子也沒有了,只剩下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緊接著,他也陷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但又好像只有剎那,這一瞬間的慶塵忽然失去了時間的概念。

     黑暗里,世界的碎片開始重新拼湊,那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碎片,剎那間組合成了一個煥然一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 慶塵躺在一張狹窄的硬板床上,這里是完全陌生的環境,他從不曾來過。

     他先是看向自己的手掌,那里空無一物,原本握著的剔骨刀也早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 他再看向手臂,赫然發現手臂上的白色紋路已經改變。

     “回歸倒計時48:00:00.”

     48小時,也就是2天,慶塵思忖著。

     下一刻,倒計時跳動了一秒:回歸倒計時47:59:59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