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、倒計時


    中年女子快步走到福來超市門口,她看向老頭:“張大爺,慶塵怎么又來找你下棋。”

     言語中雙方也是認識的。

     只是張大爺的語氣就沒那么客氣了:“你自己的兒子,你問我?他沒生活費了,只能靠下棋給自己賺點小錢吃飯。”

     中年女子張婉芳愣了一下:“可我每個月都有給他爸爸打慶塵的生活費啊。”

     這話把張大爺也說的愣了一下:“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 張大爺思忖著,張婉芳也不是什么窮人,看樣子給慶塵的生活費也不算少了,但為什么那少年還把日子過得緊巴巴的?

     慶塵可不像是敗家子啊,一天天過日子都精打細算的,飲料都從來不喝一口。

     “可他這時候不是應該在上晚自習嗎?”張婉芳問道。

     張大爺這時候才想起:“他好像說他在等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回家里看一眼,”張婉芳說道。

     說著,她便要拎著蛋糕快步離開,卻聽她身旁的男人忽然說道:“婉芳,昊昊今天生日,我們已經訂好了位置的,吃完還得帶他去看電影呢!”

     張婉芳回頭看向男人:“慶塵可能逃課了,我不管不問也不行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他都十七歲了能管好自己,再說了,還有他親爸呢,”男人說完之后便緩了緩語氣:“其實等周末再去看他也行的,今天我們先陪昊昊?”

     張婉芳聽了這話便皺起眉頭,只是幾秒后終究是一聲嘆息:“行,今天先陪昊昊過生日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市府西家屬院的林蔭小道里,慶塵默默的在香樟樹下行走著。

     與現代都市的高層樓房風格不同,這院子里都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四層小矮樓,沒有電梯、沒有燃氣,時不時下水道還會堵塞。

     家里是不能使用大功率電器的,因為會跳閘。

     慶塵走進昏暗的門洞,無視了墻上如同牛皮癬一般的開鎖、賣房廣告,掏出鑰匙打開了一樓的家門。

     76平米的房子,兩室一廳,一樓的屋子采光很不好。

     他掏出手機翻開通訊錄,然后撥了出去:“喂,爸……”

     電話那邊的聲音已經打斷了他:“要生活費找你媽去,我沒錢,她現在有錢的很。”

     說話間,電話的那一邊還傳來搓麻將的聲音。

     “我不要錢,”慶塵低聲說道:“我已經很久沒找你們要過錢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是干什么?”男人不耐煩道:“又要去學校開家長會?找你媽去,這種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還沒等對方說完,慶塵這次主動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 他輕輕的靠在緊閉的家門上,然后掀開自己校服外套下的衣袖。

     他怔怔的看著自己小臂上,宛如液晶顯示屏似的白色數字與符號:倒計時5:58:13。

     白色數字像是鑲嵌在他血肉與皮膚中的熒光紋身,不論他怎么揉搓,都沒有辦法將它抹掉。

     細看它們,慶塵還看到那數字中有特殊且細密的紋路,像是機械的零件在相互咬合著,充滿了未來科技感。

     數字在無聲的變動著。

     倒計時5:58:12。

     倒計時5:58:11。

     還剩下5小時58分鐘11秒,這一切都似乎在提醒著慶塵,5小時58分鐘后,會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     明明沒有聲音,慶塵卻分明在心里聽到了秒針跳動的聲響。

     慶塵看了一眼掛斷電話的手機,又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房間。

     他不知道5小時58分鐘后自己將迎接怎樣的人生,他只知道,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時間是個很沉重的度量單位,生命的長度,文明的廣度,都習慣以它來標記。

     時間的概念存在于每個人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 所以當你人生中出現任何一個倒計時的時候,不管它倒計的是什么,都會讓你產生一些緊迫感。

     還有5個小時,沒人知道這倒計時的終點是什么。

     可能是危險?

     也可能是另一種人生?

     慶塵沒法確定,他只能先做最壞的打算。

     所以他必須在這倒計時走完之前,準備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 如果真有危險來臨,那他要讓自己起碼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,有一些抵御危險的能力。

     慶塵換上一身干凈的灰色外套,用兜帽的陰影遮住了自己的模樣。

     趁著夜色。

     他出門朝農貿市場方向走去,洛城里十月的天色已經暗的很早了。

     居民樓里傳來炒菜的聲音,蔬菜與油汁碰撞后發出的爆裂聲響,緊接著便有誘人的氣味飄散出來。

     雞蛋、豬肉、羊肉的味道,如同一條條信息要素似的涌進慶塵腦海,當某一天他需要這些信息的時候,就可以從腦海中抽取出某一根“存檔”。

     他在五金店買了鉗子與鐵鍬,在糧油店買了一袋米和一袋面,以及食用鹽。

     他還在藥店買了幾盒抗生素,在超市買了電池與手電筒、壓縮餅干。

     在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什么的時候,他只能盡可能的準備充足一些。

     這些東西,幾乎花光了慶塵所有的積蓄。

     慶塵拎著東西回家之后便進了廚房,他先將案板上可用的刀具,都放在了屋子里最趁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菜刀放在枕頭下面,剔骨刀則放在床頭柜上。

     倒計時2小時43分11秒。

     他確認了一遍門窗都關嚴了,于是便坐在床邊開始沉思:是否要尋找幫手?

     找誰呢?

     母親有了新的家庭,父親是個賭徒。

     其實當幾個小時之前慶塵發現自己手臂上出現倒計時的時候,只有17歲的他,下意識便想要在父母那里尋求幫助。

     但他又否定了這個想法。

     慶塵拿出手機試圖對著自己手臂上的白色倒計時拍照,結果卻發現,明明自己肉眼可見的白色紋路,卻根本沒有出現在手機屏幕中。

     昏暗的房間里沒有開燈,窗戶并不隔音,因為是一樓的關系,所以他還時常可以聽到外面行人經過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 外面的腳步聲,屋里的呼吸聲,微弱光亮的手機屏幕,一切都是那么的寧謐而又詭異。

     這種詭異而又離譜的事情,找普通人幫忙恐怕是沒用了,而且自己在學校也沒什么特別要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 就算有,也不應該將普通人卷進這種事里吧?

     所以,要找幫手的話,只能再想其他的辦法。

     等等,慶塵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,起身走進客廳翻找起來。

     兩分鐘后,他默默的看著手里的觀音菩薩吊墜。

     然后認真的擺在面前,拜了九下。

     最后一項準備工作,做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