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吹小白菜的全部小说

  •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南寶衣自幼錦衣玉食嬌養長大,沒想到所嫁非人,落了個家破人亡的凄慘下場。重活一世,她咬著小手帕,暗搓搓盯上了府里那位卑賤落魄的養子。只有她知道,看似落魄的少年,終將前程錦繡,權傾天下。她一改嬌蠻跋扈,對未來的權臣溫順謙卑百般奉承,可惜他如高嶺之花,始終對她愛答不理。她終于心灰意冷打算另抱大腿,那兇名赫赫的權臣,突然雷厲風行地廢了她選中的夫君,還倚在繡榻上,慵懶地朝她伸出腿,“嬌嬌過來,二哥給你抱……”【1v1,雙潔,甜寵】
  • 帝王嬌寵:小萌妃,乖一點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原該是國公府千金的蘇酒,被遺棄鄉野明珠蒙塵。卻有那心黑手辣、殘暴奸佞的權門庶子,把她緊緊護在掌心,為她神擋殺神佛擋殺佛,直把她捧到千萬人中央,那本就屬于她的位置!金陵風月,百年春秋;美人閨秀,英雄風流,您的暴君哥哥已上線!(兇殘病嬌小狼崽+天真勵志小青梅+干凈甜寵)
  • 暴君他偏要寵我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作為小侍女,蘇酒只想老實本分地過日子。可是她伺候的貴公子大魔王,偏偏整日里作天作地,各種嚇唬她、欺負她,非要把她惹哭才罷休。她長大的那年,大魔王突然對她咬耳朵,“蘇小酒,老子喜歡你很久了!”——本該是國公府千金的蘇酒,被遺棄鄉野明珠蒙塵。卻有那心黑手辣、殘暴奸佞的權門庶子,把她緊緊護在掌心,為她神擋殺神佛擋殺佛,直到把她捧到千萬人中央,那本就屬于她的位置!金陵風月,百年春秋;美人閨秀,英雄風流,您的暴君已上線!(兇殘病嬌小狼崽+天真勵志小青梅+干凈甜寵)
  • 爆萌寵妃:狼性邪帝,吃不夠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十二歲的沈妙言衣衫襤褸,站在臺階上,踮起腳尖,對那位權傾朝野的妖孽國師咬耳朵:“等我長大,你若愿意娶我,我倒是也愿意送你一片錦繡河山!”她是囂張頑劣的沈家嫡女,一朝落魄,人人喊打。他是一手遮天的當朝國師,坊市多傳他禍國殃民、殘酷無情,卻獨獨對小妙言寵愛有加。而小妙言得寸進尺:“國師,把我叼回了狼窩,就要疼我寵我憐惜我!”三年后她及笄,他微笑著露出利爪和獠牙:“妙妙,狼,是吃肉的。”【男女主身心干凈,1v1寵文】
  • 爆萌寵妃:邪帝,要抱抱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十二歲的沈妙言衣衫襤褸,站在臺階上,踮起腳尖,對那位權傾朝野的妖孽國師咬耳朵:“等我長大,你若愿意娶我,我倒是也愿意送你一片錦繡河山!”她是囂張頑劣的沈家嫡女,一朝落魄,人人喊打。他是一手遮天的當朝國師,坊市多傳他禍國殃民、殘酷無情,卻獨獨對小妙言寵愛有加。而小妙言得寸進尺:“國師,把我叼回了狼窩,就要疼我寵我憐惜我!”三年后她及笄,他微笑著露出利爪和獠牙:“妙妙,狼,是吃肉的。”【男女主身心干凈,1v1寵文】
  • 棄妃不承歡:腹黑國師別亂撩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十二歲的沈妙言衣衫襤褸,站在臺階上,踮起腳尖,對那位權傾朝野的妖孽國師咬耳朵:“等我長大,你若愿意娶我,我倒是也愿意送你一片錦繡河山!”她是囂張頑劣的沈家嫡女,一朝落魄,人人喊打。他是一手遮天的當朝國師,坊市多傳他禍國殃民、殘酷無情,卻獨獨對小妙言寵愛有加。而小妙言得寸進尺:“國師,把我叼回了狼窩,就要疼我寵我憐惜我!”三年后她及笄,他微笑著露出利爪和獠牙:“妙妙,狼,是吃肉的。”【男女主身心干凈,1v1寵文】
  • 錦繡萌妃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十二歲的沈妙言衣衫襤褸,站在臺階上,踮起腳尖,對那位權傾朝野的妖孽國師咬耳朵:“等我長大,你若愿意娶我,我倒是也愿意送你一片錦繡河山!”她是囂張頑劣的沈家嫡女,一朝落魄,人人喊打。他是一手遮天的當朝國師,坊市多傳他禍國殃民、殘酷無情,卻獨獨對小妙言寵愛有加。而小妙言得寸進尺:“國師,把我叼回了狼窩,就要疼我寵我憐惜我!”三年后她及笄,他微笑著露出利爪和獠牙:“妙妙,狼,是吃肉的。”【男女主身心干凈,1v1寵文】
  • 鸞鳳還巢:錦繡嫡女傾天下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【新書《爆萌寵妃:狼性邪帝,吃不夠》已發布】七年前,她是相府嫡女,卻被繼母陷害為不祥之人送到山野寺廟。在廟中,她不期遇上他,他替他查明娘親死因,教她琴棋書畫、歌舞茶功。七年韜光養晦,只為報得母仇、一朝雪恥。七年后,她入相府,步步為營,坑繼母,毀庶妹,誓要誅滅天下負她之人!他權傾天下,她狠毒無雙。十年糾纏,是利用,更是深愛……QQ群:154510363里面有活生生的一棵白菜!
  • 退婚后我嫁給了前任他叔

  • 作者:風吹小白菜
  • 简介:裴家道珠,高貴美貌,熱愛權財。面對登門求娶的蕭衡,裴道珠挑剔地打量他廉價的衣袍,微笑:“我家名門望族世代簪纓,郎君恐怕高攀不上。”一年后裴家敗落,裴道珠慘遭貴族子弟退婚,卻意外發現曾經求娶她的蕭衡,竟是名動江左的蕭家九郎,名門之后,才冠今古,風神秀徹,富可敵國,還是前未婚夫敬仰的親叔叔!春日宴上,裴道珠厚著臉皮深情款款:“早知阿叔不是池中物,我與別人只是逢場作戲,我只想嫁阿叔。”蕭衡嘲諷她虛偽,卻終究忘不了前世送她北上和親時,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腸寸斷的滋味兒。-世人等著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話,她卻轉身嫁給了未婚夫的親叔叔——那個為了她兩世癡狂的男人,還被他從落魄士族少女,寵成頂級門閥貴婦。